最難風雨故人來


3-16.jpg

3-16.jpg

3-16.jpg

3-16.jpg

3-16.jpg


〝...... 最難風雨故人來。〞猶以到了我們這把年紀,大家又散居各地,晚間駕車也不像當年之方便。能有機會與自己一齊成長的老同學歡聚一堂,實在不易,更何况在一個傾盆似抖篩落下少見的大冰雹之晚上,使得本來已很熱閙的氣氛變得更親切温馨,不過最高興的是大家無論在健康和健談上都不減當年。

在這種場合本來就沒有什麼客隨主便或主隨客便之分,只要聲大、話題够吸引而又牽涉到切身關係的,便能引起共鳴,聽眾自然也就多了。不知李宗賢、蕭蔭堂兩位在校時有沒有跟黄飛然,李淑芬老師練過聲樂,兩人聲如銅鐘,記憶力又強,昔日誦讀過的詩詞歌賦,到了現在仍滾瓜爛熟地隨口而出。除了自己揾食的專業知識高人一等外,又鑽研雜家多年。任何話題,普通人最多能發表三五句便倒吊起來都見不到墨汁的了,但我們這两位雜家功力湛深的貴客,量度他們議論的單位,若以句為單位可能太小,難以想像出其長闊高。對两位來說半小時至四十五分鐘的談話就如王羲之或米芾寫〝一筆鵞〞般一氣呵成。而且中間還兼備了頓、提、挫、扭、趯等法度。甚少平鋪直述,遇到抽象的話題時還可以深入淺出。蕭子Retirement community之研究與李公的三十至七十年代中港台武俠小說之比較,講得好聽點,两位已到了要借大會堂開講座之份兒。通俗點來說是到了街頭賣藝甚至可以擺擂台的水平。下次重聚,我建議把两位壇主之講座列入節目表單上。再加上各位女同學的兒孫之話題,担保参加人數和發言都會空前踴躍。

聽蕭蔭堂講話的人太多,我連後座的站位都找不到。不過他对李穎芳說〝用電腦好像學開車,無須懂得汽車構造原理才去學駕車的。〞那句話我是聽到的。

事情總是有得有失,失也不見得一定壞,否則塞翁失馬這個故事就不會流傳得這麼久長了。雖然聽不到蕭子之講話,其實能有較長時間聼秀芳談〝沉舟側畔千帆過,魔域彼岸一番新〞一文更有親身感受。

一個成功的聚會,除了幕前有傑出之表演和觀眾捧場外,還要有幕後的全力支持,否則只有被擲到滿身鷄疍或番茄之可能。這方面阮明、莊文侖、黄伯熙,盧遂全四位幕後是功不可沒的。他們四位就像美式足球常說的一樣,前鋒(Offence)只能增高比分,使球賽更刺激緊張,但要贏得一場比賽是要依靠Defence 的。而四位就是我們聚會的Defence。

自阮明和莊文侖半定居東灣之後,加上夫婦两人好客,他們家幾乎成了正社會館,無論南北東西之加州正社同學,若蒞臨灣區都被夫婦两人招呼得無微不至,去年家堶n招待多位LA女同學留宿,聽說莊文侖要在後院扎營,好客程度可見一斑。黄山有黄山迎客松。阮、莊家要不要在前園種棵正社迎客松?若再掛幅笑迎正社各方客之對聯在門前,我認為與屋內懸掛的劉禹錫《陋室銘》之墨幅更互相輝影。我只是作客阮、莊家多次後的個人建議,希望莊阮兩不要怪我多咀。盧遂全是這次聚會的禮賓司司長,負責遠程接送工作外,有時還要兼職知客僧等一脚踢之任務。任何聚會總少不了黄伯,位高時可負責總聯絡之職,就算打雜他也做得生色過人,今次他下厨烹了一碟撚手菜,叫什麽南瓜辣椒,名字雖不見經傳,但備受各位歡迎,甚為搶手。

莊阮兩位:先謝謝你們了,我們都了觧要在家堜菮I十六位同學是一件不容易之事,而两位這次做得非常之傑出。猶以阮明,自認識她以來,她給我的印象就是台前性格之人物,但這次却把幕後之角色扮演得可以拿奧斯卡獎之水平,比她演台前角色出色多了不知多少倍。

總之,今次是一次很成功的歡叙,多謝兩位。當然也要感激李宗賢和蕭蔭堂夫婦抽時間與大家見面。

如果沒有你們這樣的遠客到訪,因為晚間駕車之不便,大家很少會在晚上聚會的。今次借迎客之名,實則一舉两得,連住得老遠的盧遂全,Lisa,余甘文與夫婿 Warren,黄伯熙統統引了出來。還經常保持聯擊的灣區正社同學幾乎傾巢而出。一共十六位同學(包括李穎方,陳銘華,Lisa,候洪威,Betsy,林鼎)。把阮明和莊文侖家塞堭o滿滿。。

莊阮兩位:來前與走後之麻煩,我們只能領會,實際洗碗,整理,収拾之〝神聖工作〞就留給两位了。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