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pday01.jpg
【1】場外合照及乒球日,老少咸宜
──────────────────────────────────────────────────────────────────────────

ppday02.jpg
【2】場內
──────────────────────────────────────────────────────────────────────────

ppday03.jpg
【3】茶聚

興奮之餘更多的是期望

──2012年『紀念梁錦琪學長乒乓球日』之籌備經過和當日簡記

林鼎【1960正社】

『紀念梁錦琪學長乒乓球日』是三藩市培正同學會諸多活動中的一項。誕生於去年八月。性質是以乒乓球形式紀念梁錦琪同學對乒球的熱愛和藉此活動來聯絡校友。活動經費全部由梁錦琪夫人捐贈給同學會的基金支付。今年8月4日下午一時至五時在去年同一地點──Burlingame市半島乒兵球會舉行第二届。該日設有乒球指導班和專業用的乒球設備供校友練習、場外有寬敞的前廳可用作茶聚、同學會提供適量茶點、停車免費。

第二年的籌備工作,一般來說,本應是二仔底死跟便是了。但事實並不如此。其過程比想像中複雜很多。原因去年創辦此活動時,據必興和國謀兩位學長說,時間十分倉促。能及時完成播下種子的工作已甚感欣慰。至於固本培元,理順氣血和壯根茂葉的工作,不是沒有考慮,只是時間急迫,只好留給下届了。可惜起初我們沒有想到這些,一心以為只是協助同學會舉辦一場比賽就萬事大吉了。所以把整個活動按友誼賽形式設計。到了7/28日同學會的『夏季野餐』前一星期,離比賽日期只兩星期左右。報名人數只有田鈞祥夫婦時,大家才醒悟過來。問題不是在比賽這個框框內再舉辦什麼形式的比賽,而是怎樣打破這個框框,讓整個紀念活動的內容更多樣化、更有賣點、更能結合校友會目前的實際情况。還好不是到了什麼都不能做的地步。以下就是國謀兄提出的救亡計劃。他說:主要把握『夏季野餐』這個最後宣傳和拉人的機會。步驟如下:

【1】 立即改寫七十八期通訊上按比賽形式設計之通告,把通告內容從强調比賽改為聚會第一,比賽第二。

【2】 把改寫內容後之通告以電郵寄給校友。

【3】 把傳單印一百份,在『夏季野餐』時發岀。並採取人釘人戰術,當場遊說,當場登記報名。

【4】 最後一招,他說:〝成功最好,不成功便収檔〞。

改寫後,他觧釋該日活動內容時說:this〝tournament〞is really a gathering of friends and families for a〝fun day with a ping pong theme〞。我認為這是最清楚又非常結合目前校友會實際情况的詮釋。不但提出了補救之靈藥也為活動指出了以後的方向。

從這次報名人數來看,起碼說明了『友誼賽』這塊招牌的招徠力是不够的。在打比賽的客觀條件仍未成熟之前,給它改一個『專門店』之類的名稱,就等於對想買百貨的客人耍手夾擰頭了。為了對同學表示倒履相迎,所以我們把原來的名稱『三藩市培正同學會紀念梁錦琪學長乒乓球友誼賽』。的『友誼賽』三字删掉,給它一個類似百貨公司之名稱──『乒乓球日』。這個名稱,既不抵觸以乒球活動紀念梁錦琪學長對乒乓球熱愛的原則、也可以容納其他不同形式的活動同時舉行。這一改,不但內容多樣化了。對組織和宣傳工作來說,也起到了很大的積極作用,起碼無須背負着比賽之名像西齊弗推石上山(Sisyphus boulder)一樣徒勞無功。

在一個中小型規模的活動上,火頭點得太多便分散力量,瓣瓣都做不好。而且比賽是有它自己運行的規律。比賽時間表、各人参賽項目多少、球枱的佔用率、比賽項目(Events)、比賽格式(Formats)和報名人數的多少都有着密切相互影响的關係的。基於上述理由,我們可看到在一場比賽堶情A可變困素是非常多的,若不是賽前已有足够資料掌控在手,做好賽程行進時的各種安排,等到比賽開始才動工,這與倒瀉籮蟹毫無分別。還有,近十多年來乒球規則朝令夕改,同學如果不是經常参加乒球活動,很可能連發球、計分和球拍規格‥‥等規則都不清楚。在這樣的情况下,舉行比賽是有困難的。

在這次籌備的過程中,為了比賽,就常常有順得哥情失嫂意,顧此失彼的感覺。7/28日前,時間大多是化在準備比賽的工作上。7/28日後,報名人數多了一位William Yuen,總共三人,明知已判了比賽的死刑了,但比賽與否的决定,仍在猶豫不决中。如果連負責該日活動的工作者,胸中都沒有一個清楚的方向、一張清楚的藍圖,工作應如何編棑與推展?叫参與者如何去理觧舉辦者的意圖?這是非常非常值得檢討的。會長辛辛苦苦準備了獎杯,也請了梁夫人來頒獎,後來因不想中斷同學的興頭(事實要打比賽的同學也不多),故此取消了比賽而沒有頒獎,誤導了要打比賽的同學,麻煩了會長,也勞動了梁夫人。就是例證之一。國謀兄準備好的長膠禮品和頗有懷素風格書寫的『老少咸宜』橫額,也只是驚鴻一瞥似出現了一陣子。這是例證之二。

國謀兄的三板斧,招式不多但非常管用。連最後一招都未使岀,整個『乒乓球日』的任督穴都被打通了。是日也,大家懷着比賽也好、不比賽也無關係的心情参加了此次盛會。愛打球的打球,喜歡聚舊的聚舊。沒有固定枱號和座位,自由自在,不受時間限制。手摸茶杯底、餓了有义燒包疍撻,享受着戚嘉慧會長為大家準備好的茶水點心。在一個空爽又cozy的空間,大家隨着興趣而組合。可以圍枱談美食;可以坐在梯階上聊養生、交换園藝、旅行心得。可以下棋、打橋牌、可以濶論攝影音响噐材的發燒經驗‥‥‥。方翹楚、梁立智、梁錦濤等幾位攝影器材愛好者,就是這樣站着,發燒了不知多少時間。可惜最終的結論仍無法出爐。究竟那個鏡頭清晰度高又不harsh?那個儍瓜機較輕便而又俱有單反的性能?軟件那個易用而功能又多?真希望他們的 Ferrari 和 Lamborghini既能在跑道上賽又可以充作運輸工具呀!據悉續集快將上演,準備再約時間繼續發燒。總之隨興而為。倘若喜歡到室外舒筋活胳的,還可以結隊到附近波光粼粼的SF Bay堤岸散步,飽餐日麗風和之秀色,變换一下肺中呼吸。

當日之情形,相信沒有人去準確地統計。粗略地算,大概参加人數是四十人,從場內場外之容量看,40-48應是最理想之數。去年50年代畢業的校友佔多數。今年60─70年代末期畢業的也來了不少。如果10年算是校友會的一代,今年已是三代同堂了。参與者的年齡如果繼續逐年向下推移,五、六代同堂之夢也許會變成真的。去年租用四張球枱,不時出現僧多粥少之現象。有見及此,今年多租了兩張。全部包下半島乒乓球會六張球枱,結果也是人滿枱滿。連場外也到處彌漫着〝馬騮頭〞的氣氛。

事後從同學寄來的email和電話的訪談中可以知道反應是很不錯的。在此先要感謝方翹楚和梁立智兩位〝疾如風、掠如火〞的處事風格。若不是兩位翌日就把拍攝的照片和you tube上載,寄發給参加或沒有参加者分享,大概是很難知道同學還未冷靜下來的真情反應。當然還要感謝Paul Chin這位大內總管,悹堨~外事無大小,都幫忙管理得有條有理。最難得的是他能感受到場內外氣氛的去向,審時度勢地作出對校友與球友有理、有利、有節之决定。今次唯一沒有完成任務的是大家忙於打球和暢聚,忘記了殲滅全部準備好的茶點。辜負了會長一番心意。最後借此提醒各位,如果發現自己患了報名恐懼症〝Sign up phobia〞,請上網查找一下有沒有專醫此病的大夫,診治診治。

兩年了,『乒乓球日』這個校友會的小成員已經兩歲,已是離開了四條腿爬行的〝嬰兒〞階段,進入了能站起來以兩條腿走路的中午階段。看着它成長,興奮之餘更多的是對它的期望。希望它在成長中不斷充實和完善自己。乒乓球既能改變中美蘇三國間力量之平衡。『乒乓球日』是否也可以像校友會其他活動一樣成為支撑着同學會這座殿堂的不可少之支柱?這就要看大家以後對它所給予的支持和它在校友會這片土地上能否吸取到養分了。

 

興奮之餘更多的是期望
──────────2012年『紀念梁錦琪學長乒乓球日』之籌備經過和當日簡記

click picture to magnify
1tn 2tn 3tn

4tn 5tn 6tn

7tn 8tn 9tn

10tn 11tn 12tn

13tn 14tn 15tn

16tn 17tn 18tn

19tn 20tn 21tn

22tn 23tn 24tn

25tn 26tn 27t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