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ument Valley Oct,24-25 2006

click picture to magnify



thumbnail1 thumbnail2 thumbnail3


thumbnail4 thumbnail5 thumbnail6


thumbnail7 thumbnail8 thumbnail9


thumbnail10 thumbnail11 thumbnail12


thumbnail13 thumbnail14 thumbnail15


thumbnail16 thumbnail17 thumbnail18


thumbnail19 thumbnail20 thumbnail1


thumbnail2 thumbnail3 thumbnail4


thumbnail5 thumbnail6 thumbnail7


thumbnail8 thumbnail9 thumbnail30


thumbnail31 thumbnail32 thumbnail33


thumbnail34 thumbnail35 thumbnail36


thumbnail37 thumbnail38 thumbnail39

Posted on Monday, October 30, 2006 - 11:45 pm:
亞利桑那州(Arizona)東北角印第安人區八日遊照片及簡單說明

第一組:人景。該組照片大部份為老伴拍攝。

cdc01,jpg

兩者的食量相等,若用4x4擋,9 miles/gal左右.千萬別租此大胃王。

cdc02.jpg

攝于Canyon De Chelly's White house ruin 前。26年前,我與老伴第一次到此時,沒有鐵絲欄杆,可站在廢址前細看遺下古蹟,現只好隔欄遠眺。廢址前有一小河﹙溝﹚(wash),是到廢址前必經的,最難忘是河水水温冷得有如冰水一樣,赤脚過河,凍得两膝發抖。雖然此處是舊地從遊,但記憶模糊,白屋廢址800呎的懸崖峭壁和河水温度是我們26年後對 Canyon de Chelly 唯一的記憶。現已在小河上架有两臨時鐵橋,無須赤足涉水過河了,但河水因每日無數旅遊車經過,已混濁得很,不像以前清澈見底。

cdc03.jpg
Monument Valley之三姐妹,現加一兄弟。螳螂捕“光”,黄雀在後。

cdc01,jpg

大峽谷觀日出,是遊客每日的主要節目之一。可惜十月下旬,早上氣温極低,26度華氐左右,加上寒風從四面八方吹襲,沒有耐寒衣物,很難久留在觀景台上。還有十月的日出日落之位置改變,太陽不是從 Vishnu Temple 與 Wotans Throne 之間升起,失却了太陽未出已光芒四射的美景。少了不少攝影家、脚架和按快門聲,使觀景台顕得有點冷冷清清

cdc02.jpg cdc03.jpg

以上两張是遊大峽谷常見的現象,一家人坐在穿梳巴士站或景點附近,父母充當講觧員,對孩子講觧峽谷的生命與形成。在這嵯峨奇石的崖上,很有學堂氣氛。

這位年青韓國母親也算偉大了,夫婿跑去拍日落,她留後招顧兩幼孩。

大峽谷另一常見現象是外國遊客特別多,德、法、意、奥國、印度,韓、日、……。這是六遊大峽谷常見的。年齡也是老中青都有。美國遊客年齡老的較多,外國遊客較多屬於中青一代。但今次所見,老人特多。置身在他們當中,雖然還不断說這老人那老人,但自已身屬那一階段?這是自己的現在?抑或不遠的將來?老矣!回想當年,從 Rim 到谷底 Colorado River 來回只需六小時左右,猶以下去的速度比跌下去更快。現在背着相機袋在 Rim 上行走,都有輕微氣喘了。

cdc01,jpg
這是交配季節,Elk麇鹿到處可見。遊客對拍照與談論麋鹿的興趣比觀賞峽谷更大。真有風景那邊獨好之感。

第二組:Canyon de Chelly。

White house ruin 是 Canyon de Chelly 吸引遊客最有力的景點。這是此 National Monument(NM) 唯一無須印第安人導遊、收費或乘坐他們的 Shake and Bake 旅遊車而可以自行到達之景點。

至於為何稱之為白屋及其歷史,請到有關網站查看。但此景點能令攝影愛好者瘋狂得像書法愛好者追求王羲之蘭亭集序真迹一樣,原因是 1873年 Timothy O'Sullian 在此拍下了一張經典黑白照片(待掃描後才刋登在本網站供大家欣賞)。然後1941年,著名風景攝影家Ansel Adams 又在此拍下了另一張幾乎一樣的黑白照片。這兩張照片各有所長,但後者只在原有基礎上再創作而矣。很難超越或挑戰 T.H O'Sullian 原作。好像唐人馮承素、虞世南、褚遂艮摹蘭亭之墨迹一樣,不可能與原作有同等地位。縱使水平一樣,還是摹仿而矣。致於為何如此困難翻拍?我猜主要是光與時間這兩者可遇而不可求,就算碰對了角度,但不可能長年累月地等待光源的角度和強度出現在相同地方。不過發燒者之好愛,就在於明知不可為而為之。

cdc02.jpg cdc03

第三組:Monument Valley 紀念碑谷

我覺得紀念碑谷最美的地方是天大地大,雄偉的奇石是其次。猶以白雲藍天之日,看着天光雲影悠閒地徘徊在紅土的大地上,真能產生“喜茫茫空闊無邊”之感。剛巧在我門到達之日,幸運地遇上了如此藍天白雲。可惜只得半天如此好時光,當下午想在4:30關閉前回去拍日落時,便突然刮起狂風,沙塵滚滾,連眼也張不開,更不敢拿相機出來了。

如想進入紀念碑谷的時間是日落時分,最好是中午在谷北猶他州東南端的白人小鎮Bluff用午膳後,沿163公路經Mexican Hat進入。這樣可觀看日落時的彩霞和silhouette紀念碑谷。在這無邊無際蒼穹下,面對着景隨光换之良辰美景,不但是一種享受,而且是領悟宇宙奇妙和階及神明最佳之地方。

cdc01,jpg cdc02.jpg cdc03
cdc01,jpg cdc02.jpg cdc03
cdc01,jpg cdc01,jpg

第四組:Grand Canyon 大峽谷

cdc01,jpg
cdc02.jpg
cdc03.jpg
cdc01,jpg
cdc02.jpg
cdc03.jpg
cdc01,jpg
cdc01,jpg
cdc02.jpg
cdc01,jpg
cdc02.jpg
cdc03.jpg
cdc01,jpg

最後是從Kayenta到大峪谷途中之Navajo Monument

這埵a勢較高,當汽車開上7000呎時已看到初雪。一幅現成的銀裝素裹圖畫,就在眼前。
cdc01,jpg

林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