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位正社旅行發燒友—冒懷慶和林鼎彜稻城遊記四日

                                    

林鼎彜

今年四月下旬至五月初期間,两位正社旅行發燒友冒懷慶和林鼎彜,頓感旅游發燒温度不够,决定選擇甚至連中國旅游狂熱愛好者都認為是評判旅游發燒度數高低指標之一的——稻城亞丁——作為他們升温的目的地。有人說到此地旅遊的人是

因為在中國的旅遊景點中再找不到可去的地方才選擇亞丁稻城。只有瘋子才會這樣虐待自已。可能都是,但還請聽聽去過的人他們自已怎樣說吧!

稻城亚丁概况《節錄自人民网——稻城亞丁旋游全攻略》

稻城亚丁这个地处川、滇、藏三省区结合部,横断山脉中南部高山深谷的不知名的地方,在短短的两三年间,便成为众多旅游发烧友心目中的圣地净土,其吸引力的指数不断攀升。异常艰辛的旅途也未能阻挡他们前行的步伐,到稻城亚丁去探奇揽胜成为一种时尚,成为一个评判旅游者发烧度数高低的重要指标。

稻城县位于四川西南边缘,甘孜藏族自治州南部,地处青藏高原东南部,横断山脉中南部的高山深谷中,距成都791公里。稻城东南与凉山州木里县接壤,西与乡城县、云南省中甸县毗邻、北连理塘县。南北长174公里,东西宽63公里,面积7324平方公里。稻城全县人口近三万,其中藏族占96%以上,此外还有汉、纳西、回、彝、羌等民族。

稻城,古名“稻坝”,藏语意为山谷沟口开阔之地。清光绪三十三年(公元1907年),曾在境内试种水稻,预祝其成功故取名稻成,后置“稻成县”,1939年,当时的西康省成立时,改名“稻城县”。《節錄自人民网—稻城亞丁旋游全攻略》

进入稻城交通提示。《節錄自人民网—稻城亞丁旋游全攻略》

成都至雅安为高速公路,雅安至理塘县为318国道的柏油路,理塘至稻城至日瓦至亚丁为碎石路,2001年9月25日稻城至日瓦至亚丁公路改造完成,旅游车可直抵亚丁,此路线全程899公里。从亚丁村至冲古寺再到洛绒牛场需徒步或骑马,因山道崎岖,骑马时需注意安全。

  成都—413km—新都桥—378km—稻城—75km—日瓦—33km—亚丁—5km—冲古寺—10km—洛绒牛场《節錄自人民网—稻城亞丁旋游全攻

略》


进稻城县主要有两种行程:一是从云南中甸经四川乡城县再到稻城县,二是从成都往西经康定、理塘(川藏南线)再折往南到稻城县。中甸与成都之所以是出发点是因为这两地有靠近稻城的最近机场,从而方便计算行程。《節錄自人民网—稻城亞丁旋游全攻略》
 

我們這次的行程簡記大概如下:

4/28            早上八時在香港機場會見由温哥華來港轉機去南韓的正社氣袋—鄭榮坤。

十時左右,离港飛往四川成都雙流機場,在機場出口處與冒懷慶會合,晚上與冒懷慶姊夫及家人吃重慶火鍋。

4/29     成都—康定﹙舊稱打箭爐﹚ (成雅公路,一等。雅安—康定,中等。全程約七小時,包括停車雅安品嚐雅鱼,蒙山名茶。拍攝紅軍長征革命勝地瀘定的大渡橋橫鉄索寒景色。二郎山隧道前高唱二呀那二郎山。大家興奮得有點“老來紅”)。五時左右到達姑咱康定師專。我們西進第一站。

4/30     康定—稻城杜鵑谷聖女温泉招待所。路况:中等。

在康定購買預防高山症藥品紅景天,肌苷口服液,由于五月一日勞動節,全中國放長假,旅遊旺季,药品需求緊張,以上藥物極不容易找,更難找到正貨,因此耽擱了起程時間。在依思和噶瑪﹙藏族朋友及同遊者﹚為我們購買藥品其間。在情歌大飯店前巧遇康定電視臺記者,大概老冒和我的外貌不像康巴漢子。引起行人注意,記者堅持要訪問我倆。康定電視臺訪問我等時冒公子康定街頭高歌世間溜溜的女子,任我溜溜的愛喲。幾乎引起非法群眾集會

離開康定後,大部分時間在3400m—4800m( 即11000ft—16000ft)的高山行駛。經過拆多山口時 4279m即14039ft 山上還在下雪。在高爾寺山口 4412m 即14475ft冒懷慶開始有高原反應。新都橋用午膳﹙新都橋位于南北走向的317與東西走向的318兩條國道交界,是勞改營,穿囚衣犯人到處可見,由于小橋流水遍佈附近,秋深時草原色紅似火,故又被稱之為攝影家天堂﹚吃過新都橋雅江飯店的“美人髮野菌”後,林鼎肚媔}始“閙革命”。今日路程很長,全程約十五小時。經過的高山也特多,除了以上提及的,還有剪子彎山口4659m 即15286ft。卡子拉山口 4718 即15480ft。便到達世界高城理塘,雖然這是一座很具規模古城,六世達賴在他著名情詩中也提過 “天空潔白仙鹤,请把雙翅借我,不到遠處去飛,只到理塘就回!”但很少旅客有胆在此住宿。太高了。誰都害怕睡至半夜停止了呼吸的事故。離開這座讓六世留情的古城後,我們的坐車便向川南進發。再經扎嘎神山 4453m 和幾座無名但高達4800m的山峰後,便到達稻城。可惜來到這座令旅行攝影發燒友聽了便肅然起敬的縣城時,已是近晚上十時了。除了看到路傍两排還未長出新葉的白楊樹和幾家燈火外。整座縣城都好似在茫茫黑夜中尋它好夢去了。過了稻城,再南行四十分鐘,便到達杜鵑谷聖女温泉招待所。我們川西旅遊第二站。雖然我們每一房間都有私人温泉浴室,但經過十多小時顛簸旅程,和深夜刺骨寒風,我猜誰都像我一樣,放下行堳寣A連衣服也不換便鑽進棉被睡覺了。

5/01     稻城杜鵑谷聖女泉—日瓦﹙亞丁自然保區入口﹚—亞丁村—沖古寺—洛絨牛場。(全程約九小時。路况:極顛簸。頭撞車頂是常常發生的事。不是越野四輪駕駛車輛大概不可能行駛在此等路面。全程約在4300m 即14000ft 左右的山間行駛。到了日瓦村,也即是最主要景點入口處,林鼎和懷慶是這次進景區年齡最高的两位,林鼎獲得免費入場,懷慶還差三歲才具備免收入場券的資格。進入保護區後,要乘坐保護區內巴士,這是一個半小時下身極難受的路程,風景絕美,可惜道路崎嶇而且用泥石鋪成。塵土飛揚,尤以在两車迎面相遇時,一切美景都會消失或蒙塵。到達巴士終站亞丁村後,便要步行或騎馬才能到達冲古寺和絡絨牛場——觀賞三座神山最佳地點。在高原缺氧的情况下,步行是極其艱苦的,所以我們放棄步行方式進入牛場。由亞丁村騎馬到沖古寺約個半小時,在沖古寺用午餐後,再騎馬二個半小時,才到達絡絨牛場。這四小時馬上感受是永世難忘的。我承認:第一怕得要死,第二從腰到脚僵得要死,第三樣子難看得要死。第四被騎的馬累得要死。冒懷慶自以為馬術超群,想把林鼎難看的馬上“雄姿”拍下來,刊登在正社網站,差一點弄得人仰馬翻,若不是三名馬伕及時搶救,刊登在網站上難看的照片恐怕是冒公子了。

大約下午五時左右,我們終于到達洛絨牛場——三怙主雪山的中心地區。這個在

佛教24座聖山中排名第十一位,屬眾生供事朝神積德聖地。美國探險家約瑟夫·

洛克 Joseph Rock 也在1928年的《國家地理》雜誌推崇它是“在整個世界上還有什麽地方能有這樣的景色,等待着攝影者和探險者的”。稻城亞丁!多少旅行攝影發燒友夢想的仙境,我三年來的心願。終於能置身其中了,現在我可以自豪地說:我曾经到過絡絨牛場了。這句極平凡的話,和元稹的“曾經蒼海難為水,除却巫山不是雲”是同等份量的,它代表着太多的含義了。站在三座聖山中心的絡絨牛場,對着像李白所說“山從人面起,雲傍馬頭生”的群山中。我明白羅曼羅蘭在彌盖朗琪羅傳為什麽這樣寫:“我不說普通的人類都能在高峰上生存,但一年一度他們應上去頂禮。在那堙A他們可以變換一下肺中底呼吸,與脈管中的血流。在那堙A他們將感到更迫近永恆。……人們在那堜I吸時,比別處更自由更有力。純潔的大氣可以洗滌心靈底穢濁;而當云翳破散的時候,他威臨着人類了” 。記得幾年前讀到Anatoli Boukreev’s 《Above the Clouds》中以下一段時。

 “Mountains are not stadiums where I satisfy my ambitions to achieve. They are cathedrals, grand and pure, the house of my religion. I approach them as any human goes to worship. On their altars I strive to perfect myself physically and spiritually. In their presence I attempt to understand my life, to exorcise vanity, greed, and fear. From the vantage of their lofty summits, I view my past, dream of the future, and with unusual acuteness I experience the present moment. That struggle renews my strength and clears my vision. In the mountains I celebrate creation, for on each journey I am reborn.”

我曾對自己說,在有生之年,一定要到高山去。起碼去一次,體驗一下高峰帶來的感受。現在實現了,在到處被人““尊””稱為老先生之年,實現了上高山去一次的心願。

我們感到興奮,體力上也感到非常疲勞。老冒、依思、噶瑪和我,還是靜靜地慶祝着幾經辛苦而來的體驗。在這高原缺氧的群山中,我們不能喝酒慶祝也無杯可舉,更不能有太大的跳躍動作和歡呼。傳說在聖山前不得呼叫,怕觸怒山神。但從大家會心的微笑中,我們明白各人心中是共同快樂着同樣的勝利。

 老冒被高原反應搞到只好回帳篷坑上睡着吸氧。營地大夫來檢查他,要他好好休息。這是我見過老冒最聽話的一次。我雖沒有高山反應,但幾天來由于食了不潔食物而肚痛,也搞到混身無力。高原傍晚的寒風,把所有人都驅趕回帳篷內去,只剩下我與空谷中的馬鈴聲,憑吊着今日最後一道餘暉在聖山之顛消失。一種由戰勝體力而來的寧靜與平和,支配着我的全部。我完全沉醉在這威嚴穆靜的群山與空谷之中,直到拿着三脚架的手心冷得作痛,我才發覺,我連想也沒有想過把眼前勝景拍攝下來,留為紀念。我並沒有後悔,就算拍了,最多也只能將它輪廓的美留在定格堙A但它的神髓和它那種威臨人間的穆靜與莊嚴,任何鏡頭大概都無濟于事。只有長時間浸淫在其中,讓它熏陶自己的身心,也許略能領悟其中一二。

暫不多寫了,免得悶到大家發慌。日後有時間時,再寫些這次旅程的趣聞和有關老冒的小故事。

 

以下是與行程有關参攷資料,若有興趣請繼續讀下去

雅安三绝
 

“雅雨”、“雅鱼”、“雅女”并称“雅安三雅”。
  久仰其名不算真,真正见识了,你就会承认:沐雅雨,产雅鱼,养雅女,周公山的三雅最地道。
  雅安的雨当然是“雅雨”,不过似乎只有这里的雨,才堪称“雅”。如云似雾,恍若轻纱,似有若无,温润的空气搀和着大量的负氧离子,在这样的雨中漫步,赏雨,或者细心谛听雨脚落在周公山麓,落在花枝,落在周公河水里的绵密场,再怎么样焦躁的心绪也变得柔和起来。
  周公河,其水清澈见底,环周公山缠缠绵绵几百里。河里石缝、岩壁之下,藏匿着一个传奇——这就是“三雅”之一,雅鱼。
  相传,雅鱼头骨内暗藏一柄“宝剑”,为战国时苏秦所持,苏秦离间诸国后,车裂身亡,其佩剑滑落江中为雅鱼所藏,以至于成为日后鉴赏雅鱼的“防伪标识”:有剑则真,无剑则假。雅鱼藏匿水中,以鲜活之物为食,其肉细嫩鲜美无比。用雅安荥经所产的沙锅,盛周公河中之水烹制的“沙锅雅鱼”,其味让人没齿难忘。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雅女,大概是因为雅雨的滋润,雅鱼的营养,所以雅安的女子,一个个或如出浴的荷花,或如带露的玫瑰,不仅秀丽清纯,而且温雅良善。雅安因雅鱼而丰美,因雅雨而多姿,因雅女而妩媚。三雅像一块巨大的磁石,吸引着四面八方的人们不断地涌向雅安。

 

“扬子江中水,蒙顶山上茶”

 

在民间流传甚广。深谙音乐和茶道的唐代大诗人白居易把弹渌水、品蒙顶茶作为人

生一大快事,留下了“琴里知闻惟渌水,茶中故旧是蒙山”的评析。

 

毛澤東詩詞   七律 长征  1935.10

 

    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

    五岭逶迤腾细浪,乌蒙磅礴走泥丸。

    金沙水拍云崖暖,大渡桥横铁索寒

    更喜?山千里雪,三军过后尽开颜。

 

【注释】

 

长征:一九三四年十月中央红军从江西、福建出发,于一九三五年十月到达陕北

,行程二万五千余里。

五岭:大庾岭,骑田岭,都庞岭,萌渚岭,越城岭,或称南岭,横亘在江西、湖

南、两广之间。

逶迤(wei1 yi2):弯弯曲曲延续不绝的样子。

乌蒙:云贵间金沙江南岸的山脉。

走泥丸:《汉书·蒯通转》,“阪上走丸”,从斜坡滚下泥丸,形容跳动之快。

铁索:大渡河上泸定桥,它是用十三根铁索组成的桥。

?山:在四川和甘肃边界,海拔四千米左右。一九三五年九月红军长征经此。

 

康定是一座历史悠久的高原古城。古城三山环抱,二水夹流,折多河贯穿城中,富有民族风格的各式建筑错落有致地散布于河两岸。悠悠民歌声,翩翩民族舞,极富高原民族风情特色。康定,旧称打箭炉,位于川西贡嘎山北端跑马山麓。是甘孜藏族自治州首府。

 

冒懷慶與林鼎彝同遊稻城亞丁

4900m or 16000ft



 

冒懷慶與林鼎彝同遊稻城亞丁有感

川藏高處聚高峰     鼎天立地遊意濃
聞君遠從他鄉來     揮灑青稞將客送



 



 



 

藏民大家庭



 

ニ零零四年五月一日清晨發覺與其他遊客年齡之差異而感嘆

稻城雪山疊重重     平生未到心早動
花甲已過眼目花     高原觀日疑火紅



 



 

近代人為物質追求而缺乏情操,或美但並不雅,可惜可惜

雅安雅雨嚐雅鱼     有聞此地出雅女
附庸風雅當今世     箇中滋味不言喩



 



 

黃龍湖水比天藍﹗



 

羊腸小河流何處﹖



 

高山青﹗頭也青﹗



 

取意渭城煙雨。。。

春日西域新草青     勸君上馬蹄不停
莫待歲月轉眼過     又遇高僧讀藏經



 


 

女余純順?——稻城亞丁遊記第五日   林鼎彝寫   冒懷慶補充

 

 

『冒先生,你還要不要與我到五色海去呀?』小韓以目前國內大多數少女說話時又嬌又嗲的語氣向還躺在坑上的老冒說。

 

各位請千萬別誤會,這絕對不是我們以前國文課讀過的『低聲問:“向誰行宿?…不如休去,』。那樣温柔,情意綿綿的李師師與宋徽宗之對話。雖然小韓昨夜的床位確是在老冒旁邊,這是洛絨牛場帳篷住宿管理委員會的規則,床位的安排是按照入營先後次序編排的,絕對不以人們的意志而轉移。倘若在你入營之前或之後是一位發麻瘋的你也得睡在他/她旁邊。我們也許羨慕老冒有如此〝福氣〞。不過老冒却不以為然。他第一次起來到帳篷外拍攝那張傑作《高原旭日紅勝火》時,他向我可像哭訴一樣說:“真惨呀!簡直無法入睡,床位窄到連屈膝都不能,我的手幾次碰到小韓的頭髮,連轉身都不敢,只好僵直地躺着待天明。

 

還有當我們好好了解一下五色海、牛奶海這兩個高山湖泊的高度,和它們與牛場的距離,就明白這句語氣嬌柔的問話,後面蘊藏着的含意。從洛絨牛場4200m,步行至海拔4400+m的牛奶海、再攀登到海拔4800+m的五色海,然后依原路返回牛場,全程需時五至六小時。在這缺氧的高海拔的山中,連騎馬都不擔保安全的傍山險路上,歷程艱巨而且極度危險,有些地方不但寸步難移,一不小心,連生命都難保的時候,你就清楚知道,不管問得多麼嬌嗲,但跟着而來的則是比鉄還要無情,不能存有任何幻想的嚴肅問題。譬如:你對自已的决心和體力有信心嗎?你有沒有考慮過高山反應這個問題呢?對沒有受過專業登山訓練的我們,有什麽意外時你能招顧自己嗎?……等等。

 

小韓的語氣雖然柔和温馨,人也長得嬌小細緻。但當你聽過她輕描淡寫地講述前年孤身獨行去海拔4586m—5630m的岡仁波齊神山﹙也稱阿里神山﹚轉山的故事後,又跑到四条大河源頭﹙獅泉河、馬泉河、象泉河和孔雀河﹚附返的瑪旁雍錯——世界上海拔最高4458m的淡水湖,而沒有半點炫耀自已過人的膽色和體力時,你所見到的就不單是她外表的嬌柔之美了,而是一種經歷無數磨練而來的超脫,一種混合着深藏不露的無比勇氣、和戰無不勝的堅強意志的精神之美。這種現代很多女性缺少的從內面發放出來的美。使小韓顯得非常與眾不同,一方面她像空谷幽蘭,另一方面她又像暴風雨中的松柏。

 

記得第一次她引起我的注意,是在前往冲古寺的路上,差不多所有進入牛場的遊客都是騎馬的,而她却是背着背包隻身徒步在崎嶇的傍山路上。

 

第二次見到她是在冲古寺至牛場這段路的中途。我是怕得要死的坐在向牛場進發之馬上,她却悠閑孤獨地坐在溪澗旁的石上,在群山環繞的峽谷堨薿宏P沉思。我很想知道自然在她內心世界堸_了怎樣的影响,使她可以如此忘我似的全部投入,這種悠悠自得的入靜之境界,絕非匆匆趕路者可能到達的,只有哲人與靜者在有意無意中才能領會。

 

第三次見她,是她被安排到我們住宿的五號帳篷。她的床位是最近帳篷出入口處,不知她是為了安全,抑或因外面刺骨寒風而不想在高原患上可能致命的感冒,她總是把帳篷門小心扣上。因此每次要到外面拍照、吃晚飯,上廁所、或不想悶在帳篷內。就得麻煩她或者要說聲對不起。麻煩次數多了,對不起說够了,自然就变得熟落。壓抑了半天的問題,也就很容易找到發問的缺口。首先向她表達我們的敬意,她這份無比勇氣從何而來?獨行俠似在中國偏遠地方旅行的經歷。繼而談到《孤身徒步走西藏》的作者余純順。她否認自己是女余純順,也絕對沒有余純順那種與天斗、與自已斗的意志。更沒有他那種百分之百步行的頑強精神。但她為這位現代徐霞客正當盛年的時候,在羅布泊遇難而感到惋惜。她說:“以前在讀他的作品時,常常被他的經歷感動到難以平靜。我敬仰他,一位有血有肉的、與平常人如此接近的英雄式的真人!他可像是自已的家人,又是一種不讓人們往下沉的力量”。

 

在這個物質重於一切的時代。財富地位代表着大部份人的價值觀念的社會。不甘平庸凡俗的人們,多麽需要一位這樣的英雄,一個敢于挑戰世俗觀念、挑戰自我、挑戰自然的踐行者,來給我們生存勇氣和力量。可惜,他們都匆匆流逝!

 

她站在老冒床邊,等待着老冒完成他的答案。然後向大家說聲珍重,便奔向她自已的前方去了。

 

光陰!你慢飛馳!宜人的美景良辰,

且莫匆匆流逝!
讓我們細細品嘗這稍縱即逝的温存,
此生的賞心樂事,

錄自法國詩人拉馬丁名詩《湖》。作為這次舊雨新知稻城亞丁旅遊美好回憶紀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