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chinese-luxury.com/arts/20111128/14410.html
 

世界博物馆之最—大英博物馆

  编辑:徐岳  时间:2011年11月28日  

 
  大英博物馆(British Museum),又名不列颠博物馆, 位于英国伦敦新牛津大街北面的大罗素广场,成立于1753年,1759年1月15日起正式对公众开放,是世界上历史最悠久、规模最宏伟的综合性博物馆,也是世界上规模最大、 最著名的博物馆之一。博物馆收藏了世界各地的许多文物和图书珍品,藏品之丰富、 种类之繁多,为全世界博物馆所罕见。目前博物馆拥有藏品600多万件。

  大英博物馆的四翼大楼是现今的主体建筑,它设计于19世纪。其他重要的建筑包括圆形阅览室及其穹顶和诺曼·福斯特(Norman Foster)设计的大中庭。大中庭于2000年对外开放

  现今主体建筑是由建筑大师罗伯特·斯默克爵士(Sir Robert Smirke,1780-1867年)设计于1823年,它是一幢带有四翼的四边形建筑:北翼、东翼、南翼和西翼。

  大英博物馆

  该建筑于1852年竣工。它包括古典雕刻品和亚述文物的展馆以及员工宿舍。

  斯默克设计的大楼采用了希腊复兴式的建筑风格,仿效了古希腊的建筑。 具有希腊特色的建筑有南入口的圆柱和山形墙。

  从18世纪50年代开始,这种风格开始越来越流行, 当时希腊和它的古代遗址被西欧人“重新发现”。

  该大楼的建造采用了19世纪20年代最先进的技术。 大楼建在混泥土地板上,用铸铁打造大楼的结构,用伦敦的普通砖堆砌大楼。大楼表面则用波特兰石覆盖。

  博物馆外部建筑设计成能够反映出建筑用途的外观。宏伟的南大门及其楼梯、 柱廊和山形墙反映出建筑内拥有令人叹为观止的文物。

  圆柱的设计是借鉴于古希腊的寺庙, 大楼顶部的山形墙是古希腊建筑的一大特色。博物馆正门的两旁, 各有8根又粗又高的罗马式圆柱,每根圆柱上端是一个三角顶,上面刻着一幅巨大的浮雕。整个建筑气魄雄伟,蔚为壮观。除了欣赏展品外, 游客还可以领略英国人在博物馆设计方面的过人之处。

  大英博物馆和纽约的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巴黎的卢浮宫同列为世界三大博物馆。大英博物馆包括埃及文物馆、 希腊罗马文物馆、西亚文物馆、欧洲中世纪文物馆和东方艺术文物馆。其中以埃及文物馆、希腊罗马文物馆和东方艺术文物馆藏品最引人注目, 所收藏的古罗马遗迹、古希腊雕像和埃及木乃伊闻名于世。

==================
 
  大英博物馆大中庭(Great Court)位于大英博物馆中心,目前是欧洲最大的有顶广场。1999年9月开始改造大中庭宏伟壮丽的钢化玻璃屋顶。 用电脑设计并制作出大中庭的顶部。它由3312块玻璃片組成,每块玻璃都各具特色。大中庭占地两英亩,增加了40%的公共空间, 是150年来第一次让参观者能够在博物馆主层行动更加自如。

  镇馆之宝

  亚尼的死者之书

  这幅画作为陪葬品放在亚尼的墓中,全长二十四公尺,用长达六十章的篇幅, 描绘死者在来世获得永生所需的咒文和约定事项。本书截取亚尼在死者之国接受生前善行和恶性审判的一段,为整卷画作中最精彩的部分。 收藏家佛里斯班士于1887年在尼罗河中游克索西岸的墓室中发现,是众多以草纸记录的《死者之书》当中保存最好、最出色的, 堪称为古埃及美术中至于极致的作品,也是古埃及生死观的明白表现。所谓《死者之书》, 及记载死者为获永生所必经的各种磨练、审判、所需的咒文以及到最后获得永生的画卷,通常以草纸绘成。

  收藏家佛里斯班士于1887年在尼罗河中游克索西岸的墓室中发现 ,是众多以草纸记录的《死者之书》当中保存最好、最出色的,堪称为古埃及美术中至于极致的作品, 也是古埃及生死观的明白表现。

亚尼的死者之书

  埃及死者在通向复活之路时,必须于棺木中置放“死者之书”。 死者之书大部分以纸莎草写成,记录死者生平好恶,以及奥西里斯的审判等情节。

  死者之书的基本历程为:离开肉体的“卡”或“巴”, 在阿努比斯代领下,通过地狱及黑暗的试炼,来到诸神及审判官前,通过冥界之门,来到“冥神”奥西里斯面前,进行“秤心仪式”, 随后搭乘太阳船,航向复活之路,并在来世过著与今生一样的美好生活。

  埃及死者在通向复活之路时,必须於棺木中置放「死者之书」。 死者之书大部分以纸莎草写成,记录死者生平好恶,以及奥西里斯的审判等情节。

  「死者之书」的基本历程为:离开肉体的「卡」或「巴」, 在阿努比斯带领下,通过地狱及黑暗的试炼,来到诸神及审判官前,通过冥界之门,来到「冥神」奥西里斯面前,进行「秤心仪式」, 随後搭乘太阳船,航向复活之路,并在来世过著与今生一样的美好生活。


=============

 亚尼的死者之书图

  罗塞塔石碑

  (Rosetta Stone,也译作罗塞达碑),高1.14米,宽0.73米, 制作于公元前196年,刻有埃及国王托勒密五世诏书。石碑上用希腊文字、古埃及文字和当时的通俗体文字刻了同样的内容, 这使得近代的考古学家得以有机会对照各语言版本的内容后,解读出已经失传千余年的埃及象形文之意义与结构, 而成为今日研究古埃及历史的重要里程碑。罗塞塔石碑最早是在1799年时由法军上尉皮耶-佛罕索瓦·札维耶·布夏贺在一个埃及港湾城市罗塞塔发现, 但在英法两国的战争之中辗转到英国手中,自1802年起保存于大英博物馆中并公开展示。

  罗塞塔石碑是由一群生活于公元前、埃及托勒密王朝(Ptolemaic Dynasty)时代的祭司所制作,作为当时的国王、年仅13岁的托勒密五世加冕一周年时的纪念, 其上的内容主要是在叙述托勒密五世自父亲托勒密四世处袭得的王位之正统性,与托勒密五世所贡献的许多善行,例如减税、 在神庙中竖立雕像等对神庙与祭司们大力支持的举动。 在托勒密王朝之前、法老时代的埃及,像这般的诏书原本都是由法老颁授,等同于圣旨,但到了托勒密时代, 唯一还知道埃及象形文撰写方式的祭司们却成为诏书的颁写者,是一个很不一样的特点。

罗塞塔石碑

  罗塞塔石碑由上至下共刻有同一段诏书的三种语言版本, 分别是埃及象形文(Hieroglyphic,又称为圣书体,代表献给神明的文字),埃及草书(Demotic,又称为埃及通俗体, 是当时埃及平民使用的文字),与古希腊文(代表统治者的语言,这是因为当时的埃及已臣服于希腊的亚历山大帝国之下, 来自希腊的统治者要求统治领地内所有的此类文书都需要添加希腊文的译版)。在公元4世纪结束后不久,尼罗河文明式微、 不再使用的埃及象形文之读法与写法彻底失传,虽然之后有许多考古与历史学家极尽所能,却一直解读不了这些神秘文字的结构与用法。 直到1400年之后罗塞塔石碑出土,它独特的三语对照写法,意外成为解码的关键,因为三种语言中的古希腊文是近代人类可以阅读的, 利用这关键来比对分析碑上其它两种语言的内容,就可以了解这些失传语言的文字与文法结构。

  在许多尝试解读罗塞塔石碑的学者中,19世纪初期的英国物理学家汤马斯·杨(Thomas Young)是第一个证明碑文中曾多次提及“托勒密”这一人名的发音者。至于法国学者尚-佛罕索瓦·商博良(Jean-François Champollion)则是第一个理解到,一直被认为是用形表义的埃及象形文,原来也是具有表音作用的, 这重大发现之后成为解读所有埃及象形文的关键线索。也正是因为这一缘故,罗塞塔石碑被称为了解古埃及语言与文化的关键基础。

  今日被存放在大英博物馆埃及厅中展示的罗塞塔石碑, 是个高约114.4厘米、宽72.3厘米、厚27.9厘米,略呈长方形但实际上缺了许多边角的平面石碑,黑色玄武岩,重约762公斤。 大理石的黑色表面上刻有涂上白漆的文字,石碑的两侧刻有后人加上的文字,其中左侧为“1801年时由英军在埃及获得”(Captured in Egypt by the British Army in 1801),右侧则为“国王乔治三世捐赠”(Presented by King George III),虽然这块石碑曾在1998年时由大英博物馆的古物维护专家以现代化的手法清理干还原其原貌, 但上述的刻字由于也是近代人类文明事迹的见证之一,因此被保留了下来。除此之外,石碑底部左侧也有一个小角落蓄意被保留而没有清理, 主要的目的是为了对照,让人们知道清理前与清理后的差异。

=============================

 
  大英博物馆的33号展厅是专门陈列中国文物的永久性展厅, 与古埃及、古希腊、古罗马和印度展厅一样是该博物馆仅有的几个国别展厅之一。 该馆收藏的中国文物囊括了中国整个艺术类别,一言以蔽之, 远古石器、商周青铜器、魏晋石佛经卷、唐宋书画、明清瓷器等标刻着中国历史上各个文化登峰造极的国宝在这里皆可见到, 且可谓门类齐全,美不胜收。

  然而, 这仅仅是大英博物馆收藏的2万3千件中国历代稀世珍宝中的一部分 ,另外的十分之九都存放在10个藏室中,除非得到特别许可,一般游客是无缘谋面的。

  某些藏品,如东晋顾恺之《女史箴图》 的唐代摹本只有特别的专家才可获得机会一饱眼福。《女史箴图》是当今存世最早的中国绢画, 是尚能见到的中国最早专业画家的作品之一,在中国美术史上具有里程碑的意义,一直是历代宫廷收藏的珍品。

女史箴图

  现在世界上只剩两幅摹本,其一为宋人临摹, 被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笔意色彩皆非上品。另一幅就是大英博物馆中的这件摹本。它本为清宫所藏, 是乾隆皇帝的案头爱物,藏在圆明园中。1860年,英法联军入侵北京,英军大尉基勇从圆明园中盗出并携往国外。

  1903年被大英博物馆收藏,成为该馆最重要的东方文物, 称之为“镇馆之宝”毫不为过。该摹本存放于馆内的斯坦因密室, 据报道,南京师范大学敦煌学研究中心艺术研究室主任谢成水2002年曾偶然在该密室看过这幅摹本, 当时在登记册上只有上个世纪20年代两个日本人来现场临摹过的记录。

  在中国厅中央墙上有几十平方米的敦煌壁画,其割痕虽犹可见, 却难掩其久远的鲜丽及三位“浓丽丰肥”菩萨的雍容华贵。 大英博物馆收藏的国宝级敦煌画卷及经卷多以万计,除了这幅壁画,其他藏品在中国厅内却难觅踪迹。

  1856年到1932年间,多个所谓的“西方探险家”以科学考察为名深入中国西北地区达60多次, 每次都掠走大量的文献文物。其中,尤以1907年匈牙利人斯坦因和法国人伯希在敦煌藏经洞劫掠的文物最多。

  大英博物馆的文物收藏可谓广博,堪称一座世界历史博物馆。 人类文明发源地巴比伦、印度、中国和希腊的珍贵文物比比皆是。 希腊的石雕,印度的宝石戒指,巴比伦的银器,中国的瓷器琳琅满目。 比马王堆女尸还早上千年的古尸也有几具,但不是英国的, 而是埃及的,十几具展出的木乃伊还仅仅是馆藏的一部分。大英博物馆的埃及文物收藏, 尤其是木乃伊收藏堪称埃及本土以外之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