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zhengshe.net/new_items/volleyball_team/volleyball_team.html

數風流人物──記正社排球光榮的過去

如果用前不見古人﹐後不見來者去描寫正社在香港培正排球史的地位。雖然沒有什麼不對﹐只是怕破壞了正社謙虛的形象﹐而且誰都不能預測將來。但以各領風騷數十年來說明我們這個光芒四射的年代﹐相信沒有人敢挑戰這種說法。從一九五七到六零年﹐(我校贏得五七年香港學界排球冠軍﹐記得還贏過一次﹐但沒有報紙為證﹐姑且不提它吧)﹐這個培正排球史上最輝煌的時代﹐其中大部份主要的角色是由正社同學扮演的。培正排球校隊九位正選中正社佔了七位。而且都是校隊裡最佳球員。

培正排球隊只是一支業余隊伍﹐每星期練習兩次。一般在下課以後練兩三個小時。如果有比賽﹐可能週末多加一次練習。平常練習基本功和體能訓練。接近比賽就集中練習戰略戰術之類的針對性練習。 

當時香港排球還是採取九人制。每隊分成三行﹐每行三人。九人排球位置是固定不變的。正社同學在這九人中的位置﹐左右兩邊鎚手有伍樹達﹐陳鏡湖﹐二排中有黃伯熙。二排全部是正社同學。頭排﹐也即是近網的一排﹐網中是陳照強﹐右邊快角林鼎彝。三排也就是最後一排有黃寶山﹐譚華雄﹐劉浩然(按黃伯熙說﹕他們還未唸完高中便離開培正移民外國去了)。

記得我們贏得學界冠軍後﹐吳華英﹐許明光﹐黃牛﹐陳立方老師笑得比球員更開心。平時球賽完畢﹐大家換衣服後便回家。當晚他們想講的好像比我們球員還多。吳主任提議找一個地方開檢討會。這個年頭學校的球隊經費是很省的﹐一般比賽後﹐每位球員只分一兩瓶汽水。一九五七年九月十晚﹐我們全隊人馬破例的被帶到附近 一茶樓慶功去開檢討大會。可惜大家聲嘶力竭﹐興奮得根本吃不下。但七嘴八舌﹐口水還是很多。四十多年了﹐當年的 Double cola 的香甜還是沒有忘記。比起現在球隊富裕的預算。也許這個年代有點寒酸。但梅花香自苦寒來這句話真的沒錯。“寒酸”給我們珍貴的回憶比富裕時美好多。

我們這七位球員有著共同背景。大部份來自中國排球之鄉台山﹐都是在抗日戰爭這個年代出生的﹐然後再經歷騷亂不寧的內戰﹐解放戰爭。大家都是華僑子弟。剛離開中國來香港﹐準備移民到外國。還沒有批准移民之前﹐就讀于培正。在被選進去排球校隊時﹐大家都已掌握排球基本技術。能講“流利”帶 台山口音的廣東話。這種修正廣東話便成了校隊的共同語言。離開培正後﹐黃伯熙﹐伍樹達﹐林鼎彝到了崇基書院﹐這時排球已改制成六人排球。我們三人加上排球世家之黃克強﹐又為崇基排球打下無敵的霸業。大學畢業後﹐移民來美國的黃伯熙﹐伍樹達﹐陳照強更代表美東紐約華埠隊西征幾次。可惜當時無法找到已在美洲的 林鼎彝﹐陳鏡湖﹐黃克強。否則正社排球可能在美國華人社區又一次發出光芒。

大家都已經六十多歲了﹐逞強于球場大概已不再可能。但黃伯對正社排球隊隊員有這樣的一個願望﹐希望都能在四十五週年團聚


zsvolleyball.jpg

zsvolleyball.jpg

zsvolleyball.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