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三藩市培正同學會『紀念梁錦琪學長乒乓球友誼賽』談起

__________________林鼎 8月30日2011年

為 紀念梁錦琪校友辭世,三藩市培正同學會於二零一一年八月廿七日下午二時,在加州 Burlingame 市半島乒乓球會舉行了一次『紀念梁錦琪學長乒乓球友誼賽』。此次活動是梁錦琪夫人施鳴玉女士為了紀念錦琪生前對乒乓球的熱愛,對母校及同學會的關懐與支持 而捐贈美金一萬元給同學會作經費,由會長孫必興和鄧國謀學兄籌劃而舉辦的。参加此次活動人數近四十位,踴躍非常,把半島乒乓球會塞得滿滿的。

可 惜錦琪同學走了,如果他能看到今日有這麼多他生前的培正球友因他而走在一起乒乒乓乓,相信他一定會感到安慰。〝灣區培正校友乒球長膠幫〞(這是我給他們的 稱號。)因他多年的努力已由獨行俠而演變成一支有影响力之隊伍了。整體實力也從倚靠偸襲不習慣怪膠性能的對手壯大到無須靠〝武器〞也敢與自己水平相近、曉 打長膠的對手硬碰了。這是錦琪同學的功勞。由於他對乒乓球熱愛和對長膠使用的堅持,最終讓他從千頭萬緒中摸索出結合他的年齡之乒球打法。

打 球誰都想贏,想贏就要有過硬的技術,特別是對基本功方面的要求,缺一不可。只要弱點一旦暴露,聰明的對手就板板對着這點打,像蒼蠅釘着傷口一樣,想躲也躲 不開。如果我們還年輕,就算手法、步法、身法,難過登天,我們這班經由培正木人巷打出來的,大概也不會被嚇倒。但如今連上落樓梯都要緊握扶手時,還要苦練 併 步、跨步、交义步、側身步;苦練發球、接發球;苦練正反手拉打點擋推、搓削撇放擺;握直拍的還要苦練推擋側身扑右‥‥‥等基本功。這簡直是把我們拒於乒球 門 外了。錦琪校友厲害就在於面對這些對我們這把年紀無法跨越的種種體力上、技術上困難時,他想出以怪膠來彌補沒有扎實基本功仍能在某種程度上贏球之竅門。為 愛好乒球的耆老校友大開放便之門。加上他對長膠打法的宣揚,一批本來已想找機會鍛鍊身體,但又怕運動量太大的校友,就被組織了起來。大概現在以鄧國謀,朱 啓鵬學兄為首的,我稱之為〝灣區培正校友乒球長膠幫〞就是在他這個班底的基礎上組成的。

灣區乒乓球圈內,以前根本聽不到培正這名字 的。現在培正校友長膠幫却成了一股 在1300分─1800分之間具有影响之力量。他們像把關的衛士,凡想闖關而又不諳曉破觧長膠之打法,遇到他們就像鬼見愁一樣,被他們的吸轉大法打得暈頭 轉向。多少青少年選手與乒球愛好者徘徊在此關卡經年也找不到破觧之法!他們也許不是稱覊武林的高手,相信他們愛和平多過做覊主。在我們這把年紀,還能打到 1300分─1800分之水平,已經很好。既能得到贏球的快樂和強身健體的雙料回報,收與支應當是平衡了。在賽場上行走時也應當可以昂首闊步了。

也許補充一下有關乒球Rating的算法,對大家了觧我們校友長膠幫的位置有所幫助。簡單來說,以美國乒協名義舉辦的比賽計分方法如下。未經美國乒協認可之比賽不算在內。

Rating低的贏Rating高的就加分,Rating低的輸給Rating高的加分很少甚至零分。加多少或扣多少,視乎對手間Rating之差別。一場比賽最高可以贏50分或輸50分。
各人的Rating與真正水平大概如下:
初學者大概在900分以下;下中1000─1200分;下上1200至1400;
中下1400─1600;中中1600─1800;中上1800─2000;
上下2000─2200;上中2200─2400;上上2400─2600。
世界水平大概是2600─2900左右。3000是滿分。

認識錦琪校友於九十年代後期,當時我不知道他是培正老大哥,我在柏克萊乒乓球會幫忙財務收支。錦琪校友經常参加柏克萊乒乓球會每週一次的循環賽(round- robin)。當然大家都是黄面孔,又有廣東話和乒球做我們的共同語言。很自然就成了非常談得來的枱外球友。

錦琪是怪膠主義者,我是反怪膠主義者。他相信怪膠可以在某種程度上幫助贏球,贏球會增加打球的興趣,無形中促使人運動,更愛打球。我主張先練好基本功,靠真功夫贏球,一勞永逸。

我們之間的分歧,純屬主觀的個人愛好,正膠與怪膠絕對是賽場上的合法器材。正膠與怪膠的爭論不是由我們開始,相信以後也不會停止。但脣槍舌劍都無法决出勝負之後,結果必然會導至一場〝友誼〞比賽。

我去柏克萊球會主要是帶兒子打球,每週一次的循環賽(round- robin)我是從不参加的。所以他常好奇地問為何来了也不打球?要不要來一次友誼賽?錦琪校友是那種敢把皇帝拉下馬之 player,他不怕輸,但極想贏的一類。按照中國挑選球員之標準,他是屬於上上等的人選。他的心理素質非 常好。乒球是個人項目之運動,個人項目運動最要緊是敢字當頭,比賽時堨~都要有一股殺氣。所謂狹路相逢勇者勝,紙上談兵是贏不到球的。就算球技功夫上乘, 對敵若無胆向先,空自眼明手快。到了决賽,手顫抖脚軟軟注定要輸的。

我知道理論上他贏不了我,我也贏不了他。但要在球枱上決勝負,我就無太大把握了。技術和體力方面,我佔些少優勢。但實戰經驗他比我豐富,我甚少與怪膠對手打球,而他平時的對手幾乎全是打正常膠皮的。上面已提到,他是以戰國時代名將趙奢的思想武裝起來的敢於斗爭,善於斗爭之對手。如果贸贸然應戰。不但枱上輸球,連枱下理論可能也站不住脚了。人家司馬懿収到孔明送來 的〝巾幗婦人之衣〞也不出戰。何不按兵不動,以不變應萬變之策拖他?反正理論上我站在正統的一邊,正統總是多數的,不戰而勝總比露了尾巴好。

約在四五年前,錦琪老大哥與我最終還是有過 一 次真刀真槍的塔山論劍(我家在屋崙Pagoda Hill)。他假借來参觀我家練球房間的情形,跟我以點到即止的方式較量了一場。幸好,我佔了天時、地利之優勢。無論場地、燈光、環境都是對我有利的。結果 他不要贏,我沒有輸,一比一握手言和。拿着他送來的葡萄酒合照作為留念,記得他把照片上載到網站,可惜現在已不知存放何處。近年因晚上開車不便,已很少 去球會了,雖然有時還在電話聽到他一如既往,每週四至五次到灣區各乒乓球會打球,但我們之間談論網站的話題遠比乒球多了。當蕭蔭堂在電話告知錦琪去世消息 時,我怎也不願相信,一位從不肯停下來、雖在耋耄之年仍像孩童般渾身充滿活力,怎會接受命運如此的安排?

Click To Magnify


01tn 02tn 03tn


04tn 05tn 06tn


07tn 08tn 09tn


10tn 11tn 12tn


13tn 14tn 15tn


16tn 17tn 18tn


19tn 20tn 21tn


22tn 23tn 24tn


25tn 26tn 27tn


28tn 29tn 30t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