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ppy 70th Birthday to John Clancey
Who Turns 70 on October 9, 2011

祝尚義兄七十大壽:

海屋籌添,年登期颐。
繼續如鏡、如水、如繩、如秤之作風,
為民請命,伸張正義。
 

                         Betsy 林鼎同賀
                        
August 15,2011




我是1970年認識Jack Clancey的。不久之後,我來了他的老家---美國,他却留在我的老家---香港。我娶了一位老外老婆,沒想過他的老婆也是一位老外(對Jack來說)。剛認識時,他是神父,但從未聽他談經說教。當時他的廣東話與我的英語差不了多少,都是唔鹹唔淡之水平。因此話題不多,聽到的多數是他對香港新事物的興趣和反戰之言論。他对香港社會的興趣,好像兒童進入ToysRus一樣。

為了能跟我們打成一片,記得他参加過我的太極拳班,上過三四堂課,不是什麼好學生。但最多的還是一齊到新界或九龍城寨拍攝一些照片。有沒有参加過我們的討論會和築路工作?年深日久,已想不起來了。

在攝影題材選擇方面,我們香港人見慣不怪的他都感興趣。新界農民的勞作、衣着,陋巷窮鄉、〝破爛(意指odd)〞的人與事,都是他喜歡獵取入鏡的。這類題材,偶爾我也會〝謀殺〞一些菲林,但我清楚了觧自己的出發點,按下快門的動機是因為見過一些大師如是拍攝,堶惇O不存在什麼感情的。為什麼他對這類題材如此狂熱?很多年來,我一直以為美國只有一百多年的歷史,連中國一個朝代都不如。破爛的東西,可能還不多見,四五十年的破爛兒,也許已是他們心中的無價古董了。

這樣的小事,當然不會查經據典去找出其所以然。不過結論我是有一個。凡是我們少見多怪的,這些美國朋友都是多見不怪。而我們多見不怪的,他們却是少見多怪。

移民美國後不久,Jack 回美探親路過三藩市時,我們有過一次短短的聚首。之後便20多年都沒有通訊了。當我們在香港再度重逢,大家都已兒女成行,Jack已成了一位民權律師。 20多年的歲月,瞬間即逝。當年籠罩着香港的、所謂〝破舊立新〞的革命氣候已去似朝雲。隔離着人們真切交住的冷戰之牆已成斷垣殘壁,箍在人們思想上的緊箍咒已不再靈驗。這次與香港朋友的歡聚,使我重新感受到這個曾經是我成長的、雖然20多年都沒有回去過的地方,故鄉的深情依舊。感情上香港與舊識又再聯絡上了。此後幾乎每年或隔年我都回到香港。Jack的工作當然是我們聚首的話題之一。每年聖誕節也収到Jack附在信件中總結他一年工作的照片。照片性質仍是初認識時〝少見多怪〞的那種。年復一年,又十多年了,還是一成不變。不同的是,我不能再 漫不經心地把它結論為少見多怪了,堶惜@定有它堅持了數十年的理由。一如人們喜歡拍攝自己家人與子女一樣。若不是內心蘊藏着一份愛、一份關懷、一種對信仰的摯誠,會如此費盡心力去堅持?這就是數十年來我所認識的Jack。無論是一幅照片或見面時的談話,都充満着他對民間疾苦的關懷與他對社會不公的抗爭。雖然有時會覺得他很頑固,但要成為自己信念的斗士,能不頑固?



☆☆☆☆☆☆☆☆☆☆☆☆☆☆☆☆☆☆☆☆☆☆☆☆☆☆☆☆☆☆☆☆

只供参考之用,不要放進memory book for Jack


(意指odd)可以删掉
 

去似朝雲
来如春梦几多时,去似朝云无觅处
来的时候像一场春梦,停留没有多时。去了以后,如早晨飘散的云彩,无处寻觅。

緊箍咒
小说《西游记》中唐僧用来制服孙悟空的咒语,能使孙悟空头上的金箍紧缩,头痛欲裂。后用来比喻束缚人的东西。

如鏡之明、如水之清、如繩之直、如秤之平。

衙斋卧听萧萧竹,疑是民间疾苦声。
些小吾曹州县吏,一枝一叶总关情。

以上是郑板桥的《潍县署中画竹呈年伯包大中丞括》中的诗句。







1tn 2tn 3tn


4tn 5tn 6tn


7tn 8tn 9tn


10tn 11t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