柬埔寨游记四:巴戎寺

作者:马健
邮箱:stronghorse_mj@hotmail.com
主页:http://www.comicer.com/stronghorse
发布:2009.01.22

巴戎(Bayon)寺由真腊民族英雄、将吴哥城从暹罗人手中光复的阇耶跋摩七世(1180-1215年)国王修建,混合了佛教和婆罗门教的风格阇耶跋摩七世本人信奉佛教,但是国民多信婆罗门教,因此巴戎寺 就在二者之间取平衡:主体架构采用婆罗门教寺庙的三层结构,但是用四面佛取代了通常婆罗门教寺庙的高塔,主塔也没有婆罗门教寺庙那么高,显得比较亲民,不像吴哥寺 (详见本游记系列第六篇)那样高不可攀。

阇耶跋摩七世虽然功勋盖世,但毕竟不是真的天神,不可能逃脱生老病死的自然规律。而巴戎寺由于规模过于宏大,在阇耶跋摩七世去世时尚未完成,是个烂尾工程,很多廊柱、墙壁尚未装饰,即使有装饰,也要比别的婆罗门寺庙简朴。同时巴戎寺还是吴哥地区诸寺庙中最后修建的一座庙宇,自巴戎寺后,吴哥再无新建庙宇 。不久真腊迁都金边,整个吴哥王城也从此掩埋在莽莽林海中,彻底从柬埔寨人的视野和记忆中消失,无人再知道它的存在。直到1861年1月,法国生物学家亨利穆奥(Henri Mouhot)为寻找珍贵的热带蝴蝶,无意中在原始森林 里发现宏伟惊人的古庙遗迹,并著书《暹罗柬埔寨老挝诸王国旅行记》,在欧洲大肆渲染,才重新发现了吴哥。

对真腊放弃吴哥的原因猜测很多:

在我看来,导致吴哥被放弃是几种原因的共同结果:长期大兴土木,毫无疑问会消耗大量财富;长期征战,对国计民生更是大有影响;至于宗教,历史上没有一个以佛教为国教的国家能够长期保持强国地位在婆罗门教时代,国王就是神,可以用神的权威下令征战、建设、生产,所有国民都以宗教狂的热情加以服从;而在佛教时代,国王和百姓一样都是信徒,其权威性当然要打折,百姓和宗教狂可不是一个概念。

下面这张是巴戎寺正面全景。
按婆罗门教说法,世界中心耸立着须弥山,这是众神聚集的地方。而在山下,又重叠着三重山,掌握着时空。巴戎寺就是这种思想的完美体现:巴戎寺有3层庙宇,一层比一层陡耸。二、三层耸立有16座相连的宝塔。第3层的中央殿内有一尊大佛像(现已散失,疑似被搬到了吴哥寺)。四周环绕有20座较小的石室。这16 座宝塔据说是代表当时吴哥王国的16个省份,每个塔的四面都刻着国王的形象,表示国王的权势可以到达全国的所有地方。

巴戎寺左侧百官入口。门上巨大的四面佛像,即国王的四张笑脸围成一圈,朝向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国内有书籍认为四面佛像是观世音,但是我同意当地导游的观点:所有四面佛都是国王的脸,因为四面佛顶上是莲花,而佛像应该把莲花坐在下面。 在本游记系列的后面几篇,可以看到其他婆罗门教寺庙的类似建筑,但是上面的高塔都是多棱型,只有巴戎寺是用四面佛像代替,这其实是阇耶跋摩七世的一个诡计 他本人不信婆罗门教,但是臣民信,为了给巴戎寺招揽信徒,只好按照婆罗门教寺庙的样式建造,但是其中的一些地方被他偷换了概念。


巴戎寺中央国王入口,及布满浮雕的长廊。巴戎寺有四条长廊,只有一半装饰有浮雕,其他空白,典型的烂尾工程。

长廊浮雕:国难图。上部是一群丢盔卸甲、边跑路边回头张望的溃兵,下部是背着口袋在逃难的惊慌平民。阇耶跋摩七世国王本人是靠打败异族侵略者、光复吴哥城而成名的,这个应该是反映在他登基前异族入侵,王师败北,百姓逃难的惨状。

某贵妇人从马上下来,转乘大象,准备跑路。边上的卫队肩扛细软,边跑边回头张望,一副惊弓之鸟的惨状。这幅在上一幅的右侧,我猜测应该同属逃难主题。

长廊浮雕:国王在运筹帷幕,调兵遣将。

长廊浮雕:国王车驾图。应该是得胜回朝的一部分。

长廊浮雕:得胜图。大象在笑,人也在笑,尤其是底层左侧那两个家伙,鼻子快翘到天上了。

长廊浮雕:得胜图。下排阵列中有人在跳舞以示庆祝。

长廊浮雕:崇拜图。辉煌的胜利,使国王的权威达到了神的高度。

胜利者阇耶跋摩七世巨大的四面像,顶上的莲花清晰可见。这是第二层台阶北侧保存最完好的一个四面佛,没有任何修整,被称为高棉的微笑。从照片上可以清楚看出国王头戴高冠,因此顶部的莲花应该只是用来证明其神圣的标志,我相信国王本人平时不会在帽子上再顶一朵莲花到处走。国王本人方面、大耳、宽鼻、厚唇、细目、浓眉。尤其是眼睛,眼角上吊,在中国叫做丹凤眼,莫非国王的眉毛也是卧蚕眉、脸色也面如重枣?不过高棉人普遍肤色较黑,最多象干透的红枣。

巴戎寺内四面八方,随处可见大佛头。我相信阇耶跋摩七世的神经比芙蓉姐姐差不到哪里去,至少比我强多了:我如果看到满世界都是自己的脸,肯定会受不了。

僧侣与女郎,同在一个佛头下。 阇耶跋摩七世本人信奉佛教,巴戎寺建成后也应该是个佛寺,柬埔寨现代僧人当然不会放过如此优秀的道场。不过柬埔寨似乎没有泰国、缅甸那样所有男童必须出家的传统,所以看到的僧人年纪都比较大,不知薪火传承能否顺利?

无处不在的小仙女。
与达布隆寺相似,巴戎寺也有脚踩莲花、手结法印的小仙女造型。但是左、右下角却用湿婆舞姿做装饰,看来巴戎寺果然是佛教与婆罗门教的混合。不过伟大的湿婆神已经堕落到了陪衬的地步,离下岗也不远了。

发辫修长的小仙女。

结手印、持莲花的小仙女。边上的门柱似乎未来得及装饰。

结手印、持莲花的小仙女。边上的廊柱已经装饰完毕。

结手印的小仙女。

廊柱上装饰的浅浮雕,毁灭之神湿婆的独舞。湿婆为男身,三眼。这个应该是巴戎寺婆罗门教的一面,正宗佛教寺庙里不会有这种东西。 周围的纹饰我认为不是云纹,而是烧尽旧世界、催生新世界的毁灭之焰,因为湿婆跳的本来就是毁灭之舞。巴戎寺的婆罗门教元素似乎以湿婆为主,我猜测与国王本人改信佛教有关:湿婆一方面代表的是对旧世纪(劫)的毁灭与破坏,一方面代表新世纪的诞生,可能与国王心中希望婆罗门教完结、佛教昌盛的愿望一致。

莲花上的双人舞。
大腿高抬、脚尖离地的印度舞姿,与小仙女双脚不离地的本土舞姿大异其趣。

莲花台上的三人舞。外围装饰繁复。

P.S. 关于跋摩

柬埔寨古称扶南。扶南一词似从古吉蔑人语音汉译过来的,意即山之国。当时文献中对国王的称谓是扶南王,也就是山国之王的意思。 在中国汉、唐宫廷音乐中都有扶南乐,以打击乐为主,十分优雅动听。公元4世纪,一个印度王子逃难到扶南,入赘扶南女王做了扶南王 (当然,在后世的传说中他是服从神命来进行统治的),并将印度本土的婆罗门教带了过来,与扶南原始的蛇神崇拜像结合,形成扶南版的婆罗门教。此后,其继承人在其名号后面均缀以跋摩(源于梵文,本是湿婆神的尊号)这一印度式的称号,国王也被视为神的转世。 扶南在公元6世纪末或7世纪初被真腊所灭并取代,但真腊继承了扶南的宗教信仰和国王崇拜。直到佛教代替婆罗门教成为真腊的国教后,因佛教反对国王神化,跋摩称号 才被抛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