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道人生無再少?

 

二零一零年十月八日   林鼎

 

今年的三藩市培正同學日,對於灣區正社同學來說是一個很特別的日子。它不但是慶祝正社畢業50周年的金禧紀念日,而且也是洛杉磯和外州、外市正社同學一次中型的大團聚。最難得的是平時甚少出現在正社活動的同學如李小琼、馮立仁、李宗賢、黄克強、馬文洪、譚天銘、孫必成、徐子敬等也來参加了此次慶典。

 

27位正社同學,在最適宜迎客的灣區氣候與環境下,輕鬆、愉快地共度了三天好時光。在繼續寫下去之前,在我們仍然沉醉于歡樂回憶的時候,請大家不要忘記,這次慶會之成功與洛杉磯同學會的参予是分不開的。感謝黄文輝同學組織了這次突破性的跨會互訪。勇敢地面對包車,拉大隊之困難。感謝支持黄文輝的洛杉磯同學,特別是那些本來計劃自駕車來灣區而在最後時刻為了顧全大局而改乘包車的洛杉磯同學。黃文輝曾對我說:沒有他/她們放棄原來計劃的犧牲,這次跨會互訪就無法順利進行。

 

三天活動的情形,在文昌的大作中已有詳細報導,這堳K不多寫了。唯一想補充的就是我個人從此次盛會中所體會到的紅藍精神。

 

當我見到幾位年近九十或九十開外之同學,有些甚至由老遠的洛杉磯跑來参加三藩市同學日加冕慶典時,我不得不要問,老同學呀!加冕只是一種形式而矣,您們長途跋涉,舟車勞頓地跑來三藩市,為了什麽呢?實質何在?難道這個形式對高齡若各位還如此重要嗎?

 

畢業七十年了,紅藍精神之火焰好像仍在您們心中愈燃愈烈。我們做後輩的還可以說些什麼?只能借用〝Old Soldiers Never Die; they just fade away.來形容您們,跟隨着您們前輩的脚印步步向前,並向您們致予崇高的敬禮。

 

在校期間,自己水平低,功課忙,思想懶惰,根本不會也沒有時間去思考像紅藍精神這樣的抽象問題。紅藍精神究竟有沒有一個官方定義?是不是如一般通俗的說法,紅色象徵熱情,藍色象徵忠誠、信守、理知、自由、高貴?老實說,到了今日我只能模模糊糊當自己明白而矣,如果真要我清楚說明,可能50分都考不到。相反,因為〝培正馬騮頭〞字面上比較客易理觧,又經常被用作象徵培正學生的聰明,頭腦靈活和百厭。學生時代誰不愛被冠上聰明、百厭與頭腦靈活的稱號?所以一段很長時間,我都把培正馬騮頭誤觧為紅藍精神。這種想法當然是錯誤的。百厭、聰明是两個形容詞,紅藍精神是個名詞,两個形容詞無論怎樣加減乘除都不會得出一個名詞的。可是當時不會這樣想。如不是後來負責正社版主一職,到了老兵之年齡可能還要借〝難得塗糊〞來掩飾自己的無知。

 

七年前,自從黄伯在Lost and Found 把我找回來後。因為多嘴,在正社籌備網站時多講了幾句,後來又為Asiloma重聚寫了兩篇側記,便被錯認為可擔當版主一職(網主是我的老板張文昌)。常言道:言多必失。我這次犯的就是這個錯誤。不過做版主不是完全沒有好處的。還是先講壞處比較容易起承轉合。版主的壞處是終身制。自網站成立至今已七年了。美國總統已換了幾届,日本首相也换了無數位。但我們還是找不到接班人。如果向北韓學習的話,可能兒子還要繼位才行!好處呢?加州正社人多,聚會多。洛杉基有洛杉磯聚,灣區有灣區聚。再加上兩地個別同學的出訪聚和外州同學的來訪聚,說它一年十聚,大概一點也不過份。聚會之名堂更是多得令人眼花繚亂,雙月例聚、新年聚、聖誕聚、籌委聚、歡迎聚、歡送聚、生日聚、抱孫聚、行山聚、火車聚、遊輪聚、一年一度同學日聚、三年一小重聚、五年一大重聚‥‥。如果再加上電話電郵〝聚〞,相信就無法說清楚了。總之,林林總總,熱閙非常。

 

熱閙過後,除非腦殘,否則總會去想想『聚』之動力從何而來?真的是紅藍精神嗎?我以為以此來回答問題太過一般化了,在紅藍精神之後面一定還另有原因。想透過兩種校色來尋找紅藍精神之定義,也許永遠無法清楚也觧說。〝馬騮頭〞除了象徵聰明,頭腦靈活與百厭的意思之外,一定還有別種含義。人們在觧答問題時常犯了舍近務遠,棄易求難之毛病。近在眼前的九十高齡之老同學身上,不是俱備了所有我們需要之答案嗎?。他們不辭勞苦來出席慶會,當然不是為了只是一種形式的加冕。九十高齡,人世間還有什麼浮華未曾看透的呢!能驅動無欲之心,大概只有由愛而產生出來的堅強意志力和一顆像猴子般年青的心。如不是這種堅強意志力和年青的心,我們的老兵會在九十開外之高齡仍出席同學日的加冕慶典嗎?如不是這種心力在體內鼓蘯着,畢業七十年仍會欣然面對長途跋涉,舟車勞頓之苦從老遠的洛杉磯跑來與大家歡聚一堂嗎?透過這些九十歲高齡的老同學在慶典上之表現,我好像明白了其中之真意。年齡可以老去,年青的心和意志力却不能沒有。

 

雖然我們都已到了老兵之年,如果保持着從紅藍精神而來的那股力,〝休將白髮唱黄鷄〞,誰敢說人生無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