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香港中文大學
File Format: Microsoft Word 97 - View as HTML
 

余純順的旅途上的宗教色彩   作者:   阿荑

  

好多人都被余純順感動了。看完他徒步走遍西藏的事蹟,在他身上找到很宗教的元素:有濃厚的死亡意識、追求高遠的理想、 簡樸刻苦的操練、滿懷感恩、與大自然緊密地連繫。 

走在海拔五千尺﹙咪﹚高的路上,空氣稀薄,一場感冒已可奪命,因會轉為肺氣腫。余純順孤身徒步地走,沒有先進的裝備, 沒有充足的後勤,他知道自己會隨時死去,所以他有祈求平安。有一次他倦極而睡,這是非常危險的。一群毛牛弄醒了他, 才不致發生危險。他立刻對上蒼表達濃濃的感謝。我感到他是非常珍惜生命的。

他的耐力驚人。為了順利到達下一個有人煙的地方,他有時要節省食物,也要想盡辦法維持自己的健康。又有一次, 他缺乏食水,背著沉重的裝備,苦挨到最後,終於脫困。一步一步的磨練,令他超凡入聖。他不以為自己是個普通人。 有好些人曾被他感染,要追隨他完成走遍西藏,但他都拒絕了,因為他知道他們只是普通人,沒有受過他所遭遇過的苦。 他有一份獨特的使命感,認為即使不是上天或中國人民選擇了他,至少是他自己選擇了自己要創造這世界紀錄。 他不甘只為糊口而做不情願的工作,不要平平庸庸胡亂糟蹋了生命;他要很實在地活過、活得精彩。若是沒有極強的使命感,又怎可能完成了這個創舉?

他的旅途充滿了善良的人,奉獻金錢給他、讚美他。他也為他們拍照、寄上相片。好些藏民是一生人中第一次有自己的相片的呢! 他曾帶領四個藏族少年走出八百里的塌泥地,後來又有牧民隊陪他穿越無人之境的阿里,可謂善有善報。人與人之間美好的互動,滋養了他,令他完成旅程。 

一個修道十五年的道士偶遇他,且能道破純順的一件往事。他們的對話充滿玄機。道士說他「已証明自己的實力了」, 儘可以完結旅程了;不知是否知道他終會在途上遭到不測?當然,純順堅持走自己的路。太陽西斜之時,他看著四周的山巒漸漸隱在陰影中;常常陷入一種“冥思的狀態之中,忘我、彷彿與天融合;當思緒回到身上的時候, 他感到心境非常平和,沒有憂傷愁苦,也沒有快樂興奮。道士盛讚他的旅程是大修行:每日搭一個小小的帳篷, 獨自面對這厚土下千年不語的日月山川,面對孤獨、面對死亡時,他是真正感悟過修行的意義的。他說:「從前的那個余順純已經“死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新的余純順。」從前他耿耿於懷的事物, 己已不再執著;相反,現在更要用「心」去感悟生命、去擁抱生活。徒步旅行令他「從無知走向充實,;從浮踩轉為平和; 從狹隘漸入寬厚。」他不單止走西藏的路,也是在走一條由迷惘走向新生、超凡入聖的路。 

余純順的路充滿了忠誠、委身、信念、高遠的理想、艱苦的操練、不住的實踐自我、又不斷的放下自我。我們自己的呢? 在我們的崗位上,只要有上述的色彩,也是走在一條邁向成長的人生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