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zaobao.com/special/forum/pages8/forum_zp110709a.shtml

泰国之春?

[提塔南·蓬苏迪拉克] (2011-07-09)

  对那些熟悉中东和北非政治动荡的人来说,7月3日泰国大选所产生的震撼结果仿佛似曾相识。资讯科技的日新月异、人口结构的改变、人民更高的期望及过时的冷战理念,让许多根深蒂固的政权面对重大的压力。同时,由于没有使用暴力镇压的意愿和能力,这些政权只能依靠让步、妥协、和定期作出一些改变来求存。

  泰国近4700万选民有四分之三在这次选举中投下了选票,而选举的结果则对这个国家的古老政权提出了明确挑战。由流亡前首相达信最小的妹妹英叻领导的为泰党大胜,夺得下议院500个议席中的265席,执政的民主党只赢得159席。

  为泰党重夺政权的意义重大——不仅是因为英叻将成为泰国第一位女首相。与泰国王室等保守势力结盟的法庭,曾两次解散了由该派系所组成的政府,并禁止许多其领导人在5年内出任政府职位。

  为泰党的胜利意味着一批原本被边缘化的选民已经完全觉醒。与他们类似的大多数选民虽然历经了军事政变、宪法修正、司法干涉及军队镇压,却仍然在2001年1月、2005年2月、2006年4月和2007年12月,投票支持达信的政党及其维护穷人利益的民粹主义政纲。

  最近这次选举也意味着同以往政治状态的决裂。在20世纪下半叶,泰国大选似乎总与军事政变交替出场。选民像商品一样被肆意买卖。选举后,选民难得见到议员,因为他们都跑到曼谷贪污去了——最终使政府丧失合法性并引发军事政变。接着,便会颁布新宪法和重新举行选举。数十年来,泰国政治便是处在这种政变、宪法修正和选举的恶性循环中。

  上述模式反映了冷战时期的诉求。泰国的支柱——民族、宗教和国王——支撑起一个统一和谐状态,并带来有利于经济发展的稳定。只有少数人受惠的经济增长虽然导致民怨不断沸腾,共产主义却成功被压制。对以军队-王室-官僚机构三方为根本的现有体制的挑战,也一再被压制下来。

  那时候,学生每天早上都要唱军歌,泰国人清楚知道自己在这个僵硬的精英主义阶级制度中的地位,而这种意识又不断被学校和家庭的教育强化。因此,泰国人是服从指示的臣民,不是知情的公民。对体制不满的观点也很少有人响应。

  但达信的泰爱泰党在2001年的崛起改变了这一切。它采用科学的选举策略,聘请国外专家来收集民意,并提供清晰的政策和强有力的领导。它是冷战后第一个让泰国人感到振奋的政党。那些以往被忽视的众多选民(尤其是北部和东北部农民)的呼声开始发挥威力。买选票的行为已经日益失去作用。选民和政党之间的关系 ——基于政策认同的关系——则开始扎根。

  在2001年时,冷战早已过去。当局再也无法轻易借从事共产主义之名,关押反对派政治领袖。互联网扩大了信息来源,信息的传播也削弱了政府宣传的效力,让它更难左右人们的思想。此外,新的国际准则也出现了:原本对政变、军事独裁和镇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外部势力,也开始支持对民主和人权的追求。

  泰国的人口结构也发生了改变。冷战时那套号召团结与稳定的课程,对今天的学生来说已经没有意义了。事实上,目前的许多大学生都是在冷战后出生的。

  这些因素共同孕育了一个新的政治环境,而当时身为电信业大亨的达信抓住了这个机会。他大胆整肃官僚机构、向穷人兑现了他的竞选承诺、制定国家工业战略、还重新设计了一个雄心过大的长期外交政策议程。

  当然,达信的统治也有其肮脏的一面:包括腐败、利益冲突、裙带关系,侵犯人权和滥用权力等。

  但这就是达信留下的好坏参半政治遗产。向劳苦大众提供的机遇、希望和梦想,及对泰国未来的愿景和规划,与其自身的腐败纠缠不清。达信罪行累累,但他最大的“罪行”却是改变了泰国人的思维和行为模式。有些人将这种改变视为篡权,其他人则认为这是为泰国迈向21世纪挣脱了枷锁。

  视达信为敌人的根深蒂固政权,当然不同意他的那套创新和民粹主义。对他们来说,这么做等于承认,在泰国这个乐土中的大多数人之所以长期陷于贫困,是他们刻意策划的结果。

  达信试图将最近选举的结果归功于自己。但我们最好将他视为一个怀着自利动机,却无意中将泰国带入政治现代化的中间人。如果泰国要继续前进,当局就必须接受这种建立在日益自信的公民精神上的21世纪动力和变革。

作者Thitinan Pongsudhirak是曼谷朱拉隆功大学国际和安全研究所主任。


英文原题:A Thai Spring?

版权所有: Project Syndicate,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