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Friday, February 20, 2009 - 03:08 am:     

http://www.langya.org/bbs/archive/index.php/t-6643.html

尼伯龍根的指環
--------------------------------------------------------------------------------
簡介

「尼伯龍根(Niebelungen)的指環」起源於中世記敘事詩「尼伯龍根(Niebelungen)之歌」( Das Nidelungenlied A.D.1204德文版 )。而更早的起源則是在九世紀所流傳的傳說詩篇 「舊愛達」-The Edler Edda(the poetic Edda)及日爾曼英雄傳說-Volsunga Saga。

所謂尼伯龍根(Niebelungen),起源於古代北歐的 Nilfheim(Nibelheim),意為「死人之國」或「霧之
國」。中世紀德語稱住在那裡的人為 Nibelung(複數 Niebelungen),即生活在「霧之國」中 之人。
但在此劇中則變成侏儒。

「尼伯龍根(Niebelungen)的指環」一劇為歌劇作家華格納所改編的歌劇,分為四部份,分別為

序夜:萊茵的黃金(Das Rheingold)(The Rhinegold)
第一夜:女武神(Die Walkure)(The Valkyrie)
第二夜:齊格菲(Siegfried)
第三夜:諸神之黃昏(Gotterdammerung)(Twilight of the gods)

構成,共十幕三十六場。

既是改編當然與原傳說有異,例如美神Freya與青春女神Iduna合而為一;邪神Loki和火巨人Logi混為一談;部份情節和結局也與原故事不同等等。

故事是以劇幕方式敘述,人名表示方式為--中文(劇中別名,英文稱呼)例如:佛旦(Wotan,Odin)。


序夜-萊茵的黃金
--------------------------------------------------------------------------------
第一場 萊茵河河底
第二場 萊茵河畔山頂的空地
第三場 地下死人之國(Nilbelheim)巖洞
第四場 萊茵河畔山頂的空地

第一場 萊茵河河底

三名萊茵少女-水精靈(Rhinemaidens): 沃克琳德(Woglinde),薇昆德(Wellgunde) ,弗洛絲希德(Flosshilde )在萊茵河游泳並歌頌著萊茵河。

她們的任務是守護藏在萊茵河底的黃金。尼伯龍根(Niebelungen)的侏儒 阿貝利希(Alberich)
來到,看見三位美麗的少女,自言自語道:「即使只能有一位,我也想抱抱她撫摸她的美髮。」但由於他是行動笨拙的侏儒,一位少女也抓不到,並遭到三位少女的捉弄。

他十分憤怒。此時陽光照在水上,他發現萊茵河底有東西閃閃發光,少女們一邊游泳一邊歌頌這些燦麗的黃金。阿貝利希(Alberich)問少女們那是什麼? 她們嘲弄阿貝利希(Alberich)連萊茵的黃金都不知道,
並告訴他只要有看破男女之情的人取得這些黃金,拿它們打造出指環,就有統治世界的權力。

阿貝利希(Alberich)聽了後,覺得禁慾是件容易的事,便躲在岩石頂端,伺機偷得黃金,鑽入河底溜走,三名少女追去,但已來不及。從河底傳來了阿貝利希(Alberich)的嘲笑聲。

第二場 萊茵河畔山頂的空地

眾神之長 佛旦(Wotan,Odin )和妻子婚姻之神富麗卡(Fricka,Frigga)在英靈殿( Valhalla)前的
原野睡覺。兩人醒來眼前是一座雄偉的宮殿,便歌頌建好的英靈殿( Valhalla)。

可是富麗卡(Fricka,Frigga)想起對巨人兄弟所作的約定就開始不安而責怪起佛旦(Wotan,Odin)。

這個約定是要當作給巨人兄弟法左特(Fasolt)和 法夫納(Fafner)建造城堡的報酬,約定的內容是
要將美神富萊亞(Freua,Freya)送給巨人兄弟。

佛旦( Wotan,Odin)安撫富麗卡(Fricka,Frigga)之時,富萊亞(Freua,Freya)跑了進來,原來是巨
人兄弟來要人了。

巨人兄弟要佛旦(Wotan,Odin)照約定交人,哥哥法左特(Fasolt)只單純地想娶富萊亞(Freua,Freya)為妻,但是弟弟法夫納 (Fafner)卻發現到一但奪走女神富萊亞(Freua,Freya),原本吃她栽植的蘋果
而保持青春的眾神就會毀滅。那時他即可擁有世界的統治權。

佛旦( Wotan,Odin)跟巨人說富萊亞(Freua,Freya )的事只是開玩笑,不可當真。巨人準備奪人,
此時雷神頓納(Donner,Thor)出場,揮舞著雷神之鎚恐嚇巨人兄弟。幸福之神弗洛(Froh,Frey)亦衝出保護妹妹。

此時,原本提議這次約定的陰旨一鹕窳_傑 (Loge,Loki)來到。佛旦( Wotan,Odin)要羅傑(Loge,Loki)
解決他答應的這件事,但羅傑(Loge,Loki)推托,眾神都生氣了,頓納(Donner,Thor)再次揮動神鎚。

佛旦( Wotan,Odin)挺身阻止自相殘殺,表示相信羅傑(Loge,Loki)的智慧定能解決,並追問羅傑(Loge,Loki)
最近的去向,羅傑 (Loge,Loki)說:「我行遍各地找尋比女人之愛更好的東西,發現都是徒勞無功的,所以決定
停止。之後遇到了萊茵的少女們,乞求我為她們取回被偷的黃金。阿貝利希(Alberich)正用偷去的黃金打造指環,只要製作的人是看破男女之情的人,則擁有指環者就能有無限的權力與財富。」

富麗卡(Fricka,Frigga)問起能否作成女人用的裝飾品,羅傑(Loge,Loki)說女人若戴上指環,可守住貞操。富麗卡 (Fricka,Frigga)建議佛旦( Wotan,Odin)去取回。羅傑(Loge,Loki)表示阿貝利希(Alberich)已製好指環,
對諸神之國頗有威脅,建議佛旦( Wotan,Odin )取回還給萊茵少女。

而巨人兄弟想擁有這黃金,表示願意以黃金代替富萊亞(Freua,Freya),但先把她當人質帶走,在今夜前送黃金給他們交換,於是帶走了富萊亞 (Freua,Freya)。眾神商量後,決定由佛旦( Wotan,Odin)和羅傑(Loge,Loki)
去取回指環。於是他們走向地底的國度尼貝漢姆(Nilbelheim)。

第三場 地下死人之國(Nilbelheim)巖洞

阿貝利希(Alberich)強迫所有的侏儒幫他建造金庫,並跟屔藡N?迷魅(Mime)索取要他用黃金打造的隱身帽。迷魅(Mime)不肯,爭執中隱身 帽掉落在地,被阿貝利希(Alberich)搶到並戴上,隱身擊倒迷魅(Mime),
延著坑道回尼貝漢姆(Nilbelheim)去了。

羅傑(Loge,Loki)和佛旦( Wotan,Odin)來到,在呻吟的迷魅(Mime)口中知道指環和隱身帽的威力和
秘密。此時阿貝利希(Alberich)鞭打著一群侏儒來到,趕走了 迷魅(Mime),並嘲笑羅傑(Loge,Loki)和佛旦
( Wotan,Odin)及天上諸神。

羅傑(Loge,Loki)問阿貝利希(Alberich)如何守護象徵權力的指環,自傲的阿貝利希(Alberich)對他說有了隱身帽,可以任意改變自己的模樣。

羅傑(Loge,Loki)表示懷疑,阿貝利希(Alberich)立刻變成巨龍恐嚇他。但羅傑(Loge,Loki)說變成巨龍不稀奇,變小才困難,要 他變成癩蛤蟆,阿貝利希(Alberich)不服氣,就變成了癩蛤蟆,結果被羅傑(Loge,Loki)
踩住,摘下隱身帽,阿貝利希(Alberich) 立刻恢復原樣,並被綁起,由佛旦( Wotan,Odin)和羅傑(Loge,Loki)
押回了天上。

第四場 萊茵河畔山頂的空地
羅傑(Loge,Loki)威脅 阿貝利希(Alberich) 交出財寶,阿貝利希(Alberich)利用指環叫侏儒們搬財寶
來。佛旦( Wotan,Odin)把阿貝利希(Alberich)的指環強行拔下,再放了阿貝利希(Alberich),
自由後的阿貝利希(Alberich)詛咒 著擁有指環者必被人所殺,然後消失了。

巨人兄弟帶著富萊亞(Freua,Freya)來到,要求可以遮蓋富萊亞(Freua,Freya)整個身體的財寶作為贖金。但是當所有財寶堆上富萊亞 (Freua,Freya)的身體後,還是可以看到少許的頭髮,於是巨人兄弟要求將隱身帽也蓋上,
但發現還是看得到富萊亞(Freua,Freya)的眼 睛,巨人兄弟要求用指環去塞,但佛旦( Wotan,Odin)堅持不肯。

這時智慧女神 愛爾達(Erda)出現,向佛旦佛旦(Wotan,Odin )忠告:「這指環已受詛咒,將它送走吧!」
說完即消失了。佛旦(Wotan,Odin)考慮後,將指環給了巨人們,將富萊亞(Freua,Freya)拉回眾神身邊。

巨人兄弟為了財寶分配起了爭執,彼此搶奪指環,結果弟弟法夫納(Fafner)擊倒了哥哥法左特(Fasolt),獨佔了所有東西。佛旦( Wotan,Odin)看到指環詛咒而不安。

此時眾神準備進入新城堡,頓納(Donner,Thor)站上岩石呼喚雷雨,之後弗洛(Froh,Frey)在天邊掛起彩虹,諸神在此壯麗的景色下為新城堡祝福,踏上虹橋進城。

羅傑(Loge,Loki)在眾神進城後,自言自語道:「眾神沒落的日子近了。」,然後以奇怪的姿勢也踏上虹橋進城。

萊茵河傳來三位少女懷念黃金的歌聲,佛旦( Wotan,Odin)詢問羅傑(Loge,Loki)後,了解了她們的哀歎只是徒勞,便繼續向前走進入新城堡。

幕落

第一夜-女武神
--------------------------------------------------------------------------------

楔子
第一幕 森林的漢登格(Hunding)家中
第二幕 荒涼的岩石山
第三幕 女武神(Valkyries)聚集的岩石山頂

楔 子
主神佛旦(Wotan,Odin) 想知道因指環的詛咒所帶來的沒落,下降至智慧和預言的女神愛爾達(Erda) 處,並強暴了她,並且獲悉了阿貝利希(Alberich)將帶軍來襲的預言。

愛爾達(Erda)懷孕後生下女兒布琳希德(Brunnhilde),佛旦(Wotan,Odin)將她及其他八名女兒培育成女武神 (Valkyries),命她們到各地去尋找並帶回瀕死的勇士,以強固英靈殿( Valhalla)的守衛力,並計劃對阿貝利希(Alberich)復仇。

另一方面,佛旦(Wotan,Odin) 仍對指環有興趣,但又不能親手去奪取,所以想利用與神的意志沒有關係的人類去奪取。於是化名為威瑟( Volsa 狼人之意 ),跟人類女性媾合後產下一對屔U优P碘努力鍛練男孩。

但某日外出時,家中遭敵人突襲,妻子被殺,女兒失蹤,僅剩兒子齊格蒙特(Siegmund)和父親威瑟---佛旦( Wotan,Odin)生活,威瑟( Volsa )答應要贈齊格蒙特(Siegmund)一把寶劍,但後來又遭受敵人攻擊,父子失散,齊格蒙特(Siegmund)流浪各地,歷經萬難,但卻從來沒有嚐過 男女之愛。

不明去向的女兒齊格琳德(Sieglinde)長大後則被強迫成為山?漢登格(Hunding山犬人之意)之妻。在他們的婚禮中出現一位獨眼白髮的老人- 就是佛旦(Wotan,Odin)將一把劍穿過山僦輕蓓數拇謮寻讞顦鋷稚希颊f能拔出此劍者即能擁有此劍,離開後眾人試拔,卻無人可拔出。

第一幕 森林的漢登格(Hunding) 家中
齊格蒙特(Siegmund)在暴風雨中疲憊地闖進漢登格(Hunding)家,漢登格(Hunding)的妻子齊格琳德(Sieglinde)以為是丈 夫回來了,走出一看發現了齊格蒙特(Siegmund)。齊格蒙特(Siegmund)向她要了杯水,齊格琳德(Sieglinde)給了他並親切地照顧 他。

齊格蒙特(Siegmund) 不知眼前的女人是其自幼失散的屔A妹茫t鴿u漸地迷上了她。兩人強烈地彼此吸引,但齊格蒙特(Siegmund)說:「我在的地方將有不幸來訪,所以我必 須離開了。」而齊格琳德(Sieglinde) 答道:「在已經留存著不幸之處,是不會再帶來不幸的。」兩人默默不語地交換著深情的眼神,彼此注視著。

漢登格(Hunding)回來了,問起那個男人之事,齊格琳德(Sieglinde) 答說他是進來要水喝的。漢登格(Hunding) 命令妻子為客人和他準備兩位食物,同時驚訝地發現陌生男人和妻子長得很像。用餐時,齊格蒙特(Siegmund)自稱叫維瓦特(Woeful被悲痛包圍之 意),並說出自己的經歷,母親被殺,屔A妹檬й櫍釩柋父親失散。

在尋找父親的途中,看到一位被強迫結婚的少女在求救,於是跟他的哥哥打了起來並殺了他。而這位少女反而為去世的哥哥哀歎,聯合了親戚來攻擊我,戰鬥中我的武器壞了,而那位少女不幸死了,我只好逃跑到這堙C

漢登格(Hunding) 聽完後對他說:「我也被邀請參加這次戰鬥,可是趕到時戰鬥早已結束,我跟蹤回來,沒想到敵人竟變成我家的客人。我讓你住一晚,明天我們必須決鬥。」然後命 令受驚嚇的妻子準備睡前酒,但齊格琳德(Sieglinde) 在酒中下了安眠藥,並用眼神要齊格蒙特(Siegmund)到白楊樹的地方相會,而後便扶著漢登格(Hunding) 進入室內了。

在屋內齊格琳德(Sieglinde) 悄悄地走近齊格蒙特(Siegmund),並說自己被逼嫁給漢登格(Hunding),和婚禮時來了一位奇怪的獨眼老人的事情。並且要求齊格蒙特(Siegmund)當她的愛人,並為她復仇,要他拔出那把劍。

兩人相互吐露愛意並唱著情歌,齊格蒙特(Siegmund) 拔出劍後將它命為諾頓克(Nothung,Needy 生於危難之意),並以它為兩人定情的禮物,之後並且告訴了齊格琳德(Sieglinde)他的真名,齊格琳德(Sieglinde)詢問後發現兩人其實就 是屔N置茫嵬格蒙特(Siegmund)興奮地擁齊格琳德(Sieglinde)入懷,和新娘進入愛的狂歡之中。


第二幕 荒涼的岩石山

佛旦(Wotan,Odin)交待女兒女武神(Valkyries)-布琳希德(Brunnhilde)要讓齊格蒙特(Siegmund)比武獲勝,而漢 登格(Hunding)即使戰死,也沒有資格進入英靈殿( Valhalla )。布琳希德(Brunnhilde)走後,婚姻之神富麗卡(Fricka,Frigga)到來與佛旦(Wotan,Odin) 發生爭執。

富麗卡(Fricka,Frigga)已經聽取了漢登格(Hunding)對破壞夫妻誓言者報仇的願望,並對屔N置孟鄲郾硎緫嵟朢t鴮Ψ鸬 G鮡tan,Odin)的拈花惹草更是不滿。佛旦(Wotan,Odin) 說不過她,只好聽她的要求答應命令女武神(Valkyries) 讓齊格蒙特(Siegmund) 戰死。富麗卡(Fricka,Frigga)離開後佛旦(Wotan,Odin)煩惱不已。

布琳希德(Brunnhilde)來到,詢問父親為何煩惱,佛旦(Wotan,Odin)告訴她指環之事,說想要創造出不依眾神之意志行事的英雄,只為自 己戰鬥且值得信賴的勇士來保衛英靈殿(Valhalla),於是鍛練了女武神(Valkyries)們去帶回瀕死的戰士和生下齊格蒙特 (Siegmund),想讓自由的他去殺了法夫納(Fafner)奪回指環;而且阿貝利希(Alberich)已經買通了一個女子為他生下了一個孩子,這 是眾神的威脅。但是如今唯一的救星卻因富麗卡(Fricka,Frigga)反對他的作為而要死去,因此祂為此而煩惱。

說完後就命令布琳希德(Brunnhilde)按富麗卡(Fricka,Frigga)的意思去懲罰齊格蒙特(Siegmund),布琳希德( Brunnhilde)請求父親取消這個命令,但是被佛旦(Wotan,Odin)訓斥。但布琳希德(Brunnhilde)暗中決心決定要幫助齊格蒙特 (Siegmund) 。

齊格蒙特(Siegmund) 和齊格琳德(Sieglinde) 逃至山谷,齊格蒙特(Siegmund)表示不會丟棄齊格琳德(Sieglinde),兩人沉浸陶醉在甜蜜中。齊格琳德(Sieglinde)睡在齊格蒙特(Siegmund) 的膝上。

布琳希德(Brunnhilde)來到齊格蒙特(Siegmund)面前,告訴他將戰死,會被帶到英靈殿(Valhalla)與父親相會,但妹妹要留在人 間。齊格蒙特(Siegmund) 拒絕並相信寶劍諾頓克會保護他,但布琳希德( Brunnhilde)又告訴他贈寶劍的人已改變心意,可是齊格蒙特(Siegmund) 說若無法保護妹妹,寧可到地獄去。

布琳希德(Brunnhilde)漸受感動。齊格蒙特(Siegmund) 又說如果自己命邔⑺溃六瑤缭邶R格琳德(Sieglinde)熟睡時將她也殺死,讓她不會痛苦。布琳希德(Brunnhilde)表示同情,答應讓兩人都活下去。

齊格琳德(Sieglinde)被雷電驚醒時,遠遠聽到傳來陣陣叫喊與戰鬥的聲音,齊格蒙特(Siegmund)和漢登格(Hunding)已廝殺了起 來。此時布琳希德(Brunnhilde)在戰場出現,用她的盾幫助齊格蒙特(Siegmund)。但佛旦(Wotan,Odin)伴隨著紅雲出現,用長 茅砍斷了寶劍諾頓克,漢登格(Hunding)趁機格殺了手無寸鐵的齊格蒙特(Siegmund)。

齊格琳德(Sieglinde)看到後就昏厥了。布琳希德(Brunnhilde)馬上將她抱上天馬,消失在天邊。佛旦(Wotan,Odin) 看著齊格蒙特(Siegmund) 的屍體,轉頭對得意的漢登格(Hunding)作了個蔑視的手勢,漢登格(Hunding)頓時也就死去了。佛旦(Wotan,Odin)開始追捕抗命的 布琳希德(Brunnhilde)。


第三幕 女武神(Valkyries)聚集的岩石山頂
在岩石山頂,其他八位女武神(Valkyries) :

潔希德 (Gerhilde) 歐特琳德(Ortlinde)
娃特勞特(Waltraute) 荷姆薇潔(Helmwige)
史維特萊德(Schwertleite) 吉克魯娜(Siegrune)
葛琳傑德(Grimgerde) 羅絲薇瑟(Rossweisse)

http://netcity1.web.hinet.net/UserData/rac...ies/valkyr1.jpg (http://netcity1.web.hinet.net/UserData/raccoon/images/Stories/valkyr1.jpg)

在彼此嘻鬧著,突然布琳希德(Brunnhilde)帶著齊格琳德(Sieglinde)趕來。她對驚訝的姐妹們解說齊格琳德(Sieglinde)的遭 遇,並且因為自己的天馬格拉奈(Grane)已疲憊不堪了,想向姐妹們借一匹馬。但大家都畏懼佛旦(Wotan,Odin),沒有人願意借她。而此時佛旦 (Wotan,Odin)隨著暴風雨漸漸接近了。

齊格琳德(Sieglinde)站起來希望死去,但布琳希德(Brunnhilde)告訴她她已經懷孕了,要她為愛活下去。而史維特萊德 (Schwertleite)告訴她佛旦(Wotan,Odin) 是不會到東方法夫納(Fafner)的地方去的,法夫納(Fafner)在東方一個巖洞中變成了巨龍守護著尼伯龍根(Niebelungen)的寶藏,佛 旦(Wotan,Odin) 是不敢侵入那裡的,到那兒去會安全一些。

布琳希德(Brunnhilde)將諾頓克的碎片給齊格琳德(Sieglinde),要她將未來可以重新鑄造這把劍的人取名叫齊格菲 (SiegFried),齊格琳德(Sieglinde)滿懷著感激走了。這時佛旦(Wotan,Odin)來到,布琳希德(Brunnhilde)只好 躲藏到眾女武神(Valkyries) 的身後。

佛旦(Wotan,Odin)斥責著女武神(Valkyries)們,布琳希德(Brunnhilde)下定決心地從姐妹背後走出來向父親認錯,表示願意接受處罰。

佛旦(Wotan,Odin)宣佈取消她女武神(Valkyries)的資格,並將她逐出諸神之國,接著又表示她將陷入沉睡,直到被第一個男人發現才能重 獲自由。他將折斷她的處女之花,讓她接受他的愛,成為他的妻子。之後佛旦(Wotan,Odin)又告誡其他女武神(Valkyries),包庇她的人將 會遭受同樣的命撸兆渖瘢潻lkyries)們於是悲傷地喊著而離開了。

剩下的布琳希德(Brunnhilde)和佛旦(Wotan,Odin)交談著,佛旦(Wotan,Odin)知道其實女兒是遵從他真正的意思的,因此祂 接受了女兒的請求,要在她的四週點燃熊熊火牆,只有最勇敢的勇士才能靠近,然後佛旦(Wotan,Odin)親了親女兒布琳希德(Brunnhilde) 一下,讓她靜靜睡去,並把自己的盾蓋在她身上。之後叫來火神羅傑(Loge,Loki),製造了火牆圍繞著她後,兩人便離去。

幕落

第二夜-齊格菲
--------------------------------------------------------------------------------

楔子
第一幕 森林內的山洞前
第二幕 幽深的森林
第三幕 岩石山山麓的荒野

楔子
齊格琳德(Sieglinde)逃到森林中後,將兒子齊格菲(SiegFried)生下後就死了。阿貝利希(Alberich)的弟弟迷魅(Mime)撿 到這個嬰孩和寶劍的碎片,想要鑄造好寶劍,再將男孩養大,然後叫他去殺死巨人變成的巨龍法夫納(Fafner),好奪取指環和財寶。雖然跟預想一般,男孩 長成了勇敢的青年,但迷魅(Mime)卻一直無法將寶劍打造好。

第一幕 森林內的山洞前
迷魅(Mime)打造寶劍,希望造出一支不會被齊格菲(SiegFried)折斷的劍。齊格菲(SiegFried)吹著角笛綁著一隻抓來的大熊登場,迷魅(Mime)看到嚇得躲的起來。

齊格菲(SiegFried)看到新劍就放了大熊,拿起劍把玩,揮舞一下劍又斷了,他罵著迷魅(Mime),迷魅(Mime)哭喪著臉對齊格菲 (SiegFried) 說為何對有養育之恩的人如此嚴厲,但齊格菲(SiegFried)懷疑他不是他的父母,於是逼著迷魅(Mime)說出真話。迷魅(Mime)無奈地告訴了 他,並且拿出寶劍的碎片作為證據取信。齊格菲(SiegFried)很高興,命令迷魅(Mime)快把劍鑄好,然後就跑進樹叢中了。

http://netcity1.web.hinet.net/UserData/rac...in_disguise.jpg (http://netcity1.web.hinet.net/UserData/raccoon/images/Stories/Odin_disguise.jpg)

迷魅(Mime)正孤獨地打造著劍,佛旦(Wotan,Odin)化為流浪者來到,請求進洞休息,並說願意為迷魅(Mime)解答三個問題當報酬,若他答不出來則願意交出生命。

迷魅(Mime)說:「住在地下的是什麼種族?」

流浪者回答:「地下住著是尼伯龍根(Niebelungen)族,尼貝漢姆(Niflheim)為其領土,以前阿貝利希(Alberich)靠指環的力量聚集財富。」

迷魅(Mime)又問:「住在地上的是什麼種族?」

流浪者:「地上國叫喬登海姆(Jotunheim),那埵磲漪O搶走財寶的巨人族。法夫納(Fafner)為了指環殺死哥哥法左特(Fasolt),變成巨龍在洞中看守他的財富。」

迷魅(Mime)有點遲疑問道:「住在天上的是什麼種族?」

流浪者說:「那埵磲漪O永恆的諸神,英靈殿(Valhalla)由大神佛旦(Wotan,Odin)統治。佛旦(Wotan,Odin) 手持白楊樹製成的矛,控制全世界,矛上刻著持此矛者可統治世界。」

說完,流浪者持矛往地上一插,頓時雷聲大作,嚇得迷魅(Mime)要他快離去,但流浪者卻要他回答三個問題,否則他便得交出性命。

流浪者問:「不顧佛旦(Wotan,Odin)的疼愛,態度冷淡不畏神的是那一族?」

迷魅(Mime):「那是佛爾頌族(Volsungs),屔N置谬R格蒙特(Siegmund)和齊格琳德(Sieglinde)生下了齊格菲(SiegFried),他是全族中最強壯的人。」

流浪者又問:「一名尼伯龍根(Niebelungen)族養育了齊格菲(SiegFried),想利用他去斬殺法夫納(Fafner)好奪得指環,齊格菲的劍叫什麼名字?」

迷魅(Mime)嚇得忘了是自己的事情,答道:「那寶劍叫諾頓克-Nothung,原是佛旦(Wotan,Odin)插在白楊樹上;齊格蒙特 (Siegmund)雖然拔了下來,卻被佛旦(Wotan,Odin)擊碎,現在藏在一個鐵匠處,這個鐵匠想叫齊格菲(SiegFried)拿著寶劍去殺 死巨龍法夫納(Fafner)。」

流浪者:「誰能重新鑄造諾頓克?」

迷魅(Mime)瞠目結舌,無法回答,流浪者說道:「能熔接寶劍的人,只有不知恐懼為何物的英雄!」說完就轉身走了。

迷魅(Mime)在原地發呆,此時齊格菲(SiegFried)回來,責罵迷魅(Mime)偷懶,迷魅(Mime)想教導他恐懼的感覺,並對他說法夫納 (Fafner)會帶給他恐懼的感覺。齊格菲(SiegFried)卻說:「那一定是種奇妙的感覺,我會去找法夫納(Fafner),之後我將永遠離開 你。」說完後就自己打造寶劍。不久後諾頓克重生了。

第二幕 幽深的森林
巨龍在午睡,阿貝利希(Alberich)在山洞前窺視,想一有機會就偷走指環,此時佛旦(Wotan,Odin) 扮成的流浪者駕馬而來,對夢中的法夫納(Fafner)說將有人來殺他,勸他將財寶歸回天上,但法夫納不理會,佛旦離去。

黎明,齊格菲(SiegFried)和迷魅(Mime)到了山洞邊,迷魅(Mime)對齊格菲(SiegFried)指出巨龍之所在,齊格菲 (SiegFried)趕走了迷魅(Mime),坐下來沉思,聽到了小鳥的歌聲,他用蘆笛模倣小鳥的叫聲卻不像,然後他拿起他的角笛吹了起來,吵醒了巨龍 法夫納(Fafner)。巨龍噴著火燄威脅他,但他毫不害怕,迅速地將劍刺進了巨龍的心臟。

瀕死的法夫納(Fafner)詢問齊格菲(SiegFried)唆使他來的人的名字,並告訴了他的身世,要他小心那個唆使他來的人,然後就斷氣了。齊格菲 (SiegFried)拔出寶劍時,巨龍的鮮血炙燙了他的手,他本能地舔了舔沾血的地方,結果意外地得到了聽懂鳥語的能力。

小鳥叫他進洞去拿取隱身帽和指環,將其他的財寶留在那。齊格菲(SiegFried)就找到了這兩樣寶物。他並用龍血沐浴全身,成為刀槍不入之身。但是一片葉子落在他的背上,這塊未浸龍血之處便成為致命傷。

阿貝利希(Alberich)和迷魅(Mime)在洞外互相爭執誰才該擁有財寶,阿貝利希(Alberich)理虧離去,齊格菲(SiegFried)出 來,迷魅(Mime)將下了藥的酒給他,勸他喝,小鳥要他小心迷魅(Mime),齊格菲(SiegFried)看穿了詭計,刺死了迷魅(Mime)。

齊格菲(SiegFried)處理完巨龍和迷魅(Mime)的屍體感到一陣疲累,於是躺在樹下休息,覺得很孤單,小鳥告訴他在荒山的山頂有位溫柔的姑娘被魔火包圍著,去吻醒她吧,她將是你的妻子。齊格菲高興地走向布琳希德(Brunnhilde)長眠的荒山。

第三幕 岩石山山麓的荒野
佛旦(Wotan,Odin)問愛爾達(Erda)如何拯救諸神的危機,愛爾達(Erda) 不答,佛旦(Wotan,Odin)不耐煩地獨語:「諸神的末日近了,將有新的種族-佛爾頌族(Volsungs)來統治世界。」

齊格菲(SiegFried)向流浪者-佛旦(Wotan,Odin)的化身-問路,流浪者不肯回答,說出魔火的可怕,勸齊格菲(SiegFried)不 要去。齊格菲(SiegFried)憤怒,不加理會,佛旦(Wotan,Odin) 用矛阻止他,但被齊格菲(SiegFried)用劍砍斷,佛旦(Wotan,Odin) 的力量消失了,他撿起了矛離開,而齊格菲則(SiegFried)開始走向布琳希德(Brunnhilde)所在的火牆。

齊格菲(SiegFried)頭戴隱身帽,手持指環,腰佩寶劍走進羅傑(Loge,Loki)的魔火中,火燄化為晨霧飛去,他見到迷人的布琳希德 (Brunnhilde)而著迷了,親吻了她,布琳希德(Brunnhilde)漸漸甦醒。醒來的布琳希德(Brunnhilde)仍未接受齊格菲 (SiegFried)的愛,而在懷念過去當女武神(Valkyries)的種種,感歎受到父神佛旦(Wotan,Odin) 的懲罰。

但在齊格菲(SiegFried)的熱情下終於愛上了他,兩人陶醉在愛的溫馨之中。

幕落

第三夜-諸神的黃昏
--------------------------------------------------------------------------------

楔子
第一幕 萊茵河畔季比希家的大廳
第二幕 季比希家大廳前的花園
第三幕 萊茵河畔的森林和岩石之地

楔 子
三位命吲?諾倫(Norns)即

Erste Norn (Urd「過去」之義)
Zweite Norn (Verdandi「現在」之義)
Dritte Norn (Skuld「未來」之義)

一邊編織著黃金的命咧熾一邊交談著,述說著眾神之事。

在很久以前,當她們把命咧熾掛在世界之樹-伊克德拉西爾(Yggdrasil)上時,佛旦(Wotan,Odin)來到,以一隻眼睛的代價砍下樹枝作成矛,並在茅上用古代文字刻下咒文(Runes),用來統治世界。

但是矛後來被一位英雄砍斷了,使他失去統治的力量。佛旦(Wotan,Odin)把世界之樹砍倒,使得樹枯了,於是命吲駛冎缓脤⒚|之繩掛在石頭上編織。

佛旦(Wotan,Odin)將砍倒的世界之樹劈成柴,堆在英靈殿(Valhalla)邊。火神羅傑(Loge,Loki)因為偷看矛上的文字 (Runes)獲得了智慧,而被禁錮在女武神(Valkyries)山頂,佛旦(Wotan,Odin)用矛刺穿他的胸膛,將著火的矛丟進柴堆中。現在木 柴著火了,英靈殿(Valhalla)燒起來了,諸神的黃昏近了。

諾倫(Norns)們把尼伯龍根(Niebelungen)的詛咒編進命呃K中,突然黃金繩糾結在一起,諾倫(Norns)們驚慌地喊著:「命哌z棄我們了!」最後將自己用繩綁起,下降到母親愛爾達(Erda)那裡去了。

布琳希德(Brunnhilde) 教導 齊格菲(SiegFried)諸神的知識,並獻身於他,並希望齊格菲(SiegFried)能到世界各地去旅行。齊格菲(SiegFried) 將尼伯龍根(Niebelungen) 的指環送給她當作愛的證明,布琳希德(Brunnhilde) 則回贈丈夫愛馬-格拉屆(Grane),齊格菲(SiegFried) 為了學習武士精神,依依不捨地離去。

第一幕 萊茵河畔季比希家的大廳
季比芬格族(Gibi****gs)的族長昆達(Gunther)、異父兄弟哈根(Hagen)-其父為阿貝利希(Alberich)、妹妹 古魯特娜(Gutrune)在大廳交談著。

昆達(Gunther)問哈根(Hagen)該如何榮耀季比希家,哈根(Hagen)建議兄長娶布琳希德(Brunnhilde);昆達 (Gunther)又問該如何越過火牆,而哈根(Hagen)回答只有齊格菲(SiegFried) 作得到,而他是古魯特娜(Gutrune) 最適當的丈夫人選,只要讓他們結婚,就可命他將布琳希德(Brunnhilde) 帶來。

但古魯特娜(Gutrune) 懷疑自己不夠有魅力讓齊格菲(SiegFried) 愛上她,哈根(Hagen)表示他可以使用媚藥和遺忘藥的力量達成目地,兄妹對異父兄弟的聰明欽佩不已。此時傳來角笛聲,齊格菲(SiegFried) 跟馬兒一同乘著船而來,哈根(Hagen)向他招呼。

齊格菲(SiegFried) 問主人昆達(Gunther)要戰鬥還是友好,昆達(Gunther)馬上表示早已仰慕齊格菲(SiegFried) 勇敢之威名,不敢與他為敵,願與他為友。隨及招待齊格菲(SiegFried) 參觀城堡。

哈根(Hagen)問到尼伯龍根(Niebelungen) 的寶藏,齊格菲(SiegFried) 說他留在巨龍的洞穴內,只拿了隱身帽,於是拿出來給他們看。哈根(Hagen)又問起指環之事,齊格菲(SiegFried) 則說已送給布琳希德(Brunnhilde)了。此時古魯特娜(Gutrune) 給了他一杯飲料,他喊著:「敬布琳希德(Brunnhilde) 」飲盡了飲料。

沒想到卻中了飲料中的媚藥和遺忘藥,愛上了古魯特娜(Gutrune) 。昆達(Gunther)說只要將被火燄包圍的布琳希德(Brunnhilde) 帶來,他就將古魯特娜(Gutrune) 嫁給他,此時齊格菲(SiegFried) 已經把布琳希德(Brunnhilde) 忘掉了,於是答應了昆達(Gunther),且跟昆達(Gunther)結拜。

其實這一切都是哈根(Hagen)預設安排的陰郑悇ミ_(Gunther)和齊格菲(SiegFried) ,希望能奪得指環。

女武神(Valkyries)之一的娃特勞特(Waltraute)出現在布琳希德(Brunnhilde) 的面前,告知她眾神的危機,只有將指環還給萊茵的少女們才能化解此災難;但布琳希德(Brunnhilde)因為這是齊格菲(SiegFried)愛的證 物,不肯交出指環,娃特勞特(Waltraute)只好黯然離去。

齊格菲(SiegFried) 利用隱身帽化身成為昆達(Gunther)相貌穿越火牆來到,要布琳希德(Brunnhilde)成為昆達(Gunther)之妻。

布琳希德(Brunnhilde) 舉起有守護貞節力量的指環反抗,但昆達(Gunther)其實是她的丈夫齊格菲(SiegFried) 所化身,所以指環起不了作用,於是變成昆達(Gunther)的齊格菲(SiegFried)奪下了她的指環,將寶劍諾頓克插在兩人之間,發誓為結拜兄弟 昆達(Gunther)守誓,而與布琳希德(Brunnhilde)共渡一夜

http://netcity1.web.hinet.net/UserData/rac...ries/sigurd.jpg (http://netcity1.web.hinet.net/UserData/raccoon/images/Stories/sigurd.jpg)

第二幕 季比希家大廳前的花園
侏儒阿貝利希(Alberich)出現在兒子哈根(Hagen)的夢中,要他殺死齊格菲(SiegFried) 奪得指環,並且一定不能讓布琳希德(Brunnhilde) 將指環交還給萊茵的少女。

齊格菲(SiegFried)回來,告知大家昆達(Gunther)將和布琳希德(Brunnhilde)一同舉行婚禮,而古魯特娜(Gutrune) 質疑他是否和布琳希德(Brunnhilde)一起過夜時,他告訴她他將寶劍諾頓克插在兩人之間,由寶劍證明兩人的清白。古魯特娜(Gutrune) 相信,吩咐哈根(Hagen)去準備婚禮的一切。

布琳希德(Brunnhilde)來到,她看到戴著戒指的齊格菲(SiegFried),頓時了解到是他化為假昆達(Gunther)奪走了戒指。於是立刻指責齊格菲(SiegFried),但在齊格菲(SiegFried)的記憶中,戒指是打敗巨龍時得到的。

布琳希德(Brunnhilde)指出齊格菲(SiegFried)是她的丈夫,使得大家開始懷疑他和布琳希德(Brunnhilde)之間的關係,齊格 菲(SiegFried)向天發誓他並沒違背和昆達(Gunther)間的結拜情誼,有寶劍諾頓克為證,並邀請大家參加他和古魯特娜(Gutrune) 的婚禮。

布琳希德(Brunnhilde)十分傷心和困惑,不明白為何自己教出來且深愛的齊格菲(SiegFried) 會背叛她,昆達(Gunther)也感到不高興。此時哈根(Hagen)慫恿他們殺死齊格菲(SiegFried) ,以他的死償他的罪。布琳希德(Brunnhilde)則說雖然齊格菲(SiegFried)變成了刀槍不入,但是也許由背後可以刺殺他。三人發誓復仇, 而這時候婚禮開始了。

第三幕 萊茵河畔的森林和岩石之地

第三幕 萊茵河畔的森林和岩石之地
萊茵少女們在河中游泳,齊格菲(SiegFried) 打獵至河邊,她們想盡辦法說服齊格菲(SiegFried) 交還她們指環,正當他決定交回時,少女們卻警告他指環已經遭受詛咒,持有者一定會死,他不服氣改變主意不交回指環,於是萊茵少女們預言他今天將被殺。

大家正在野外用餐,昆達(Gunther)詢問起齊格菲(SiegFried)的身世之事,齊格菲(SiegFried) 侃侃而談,而哈根(Hagen)在酒中加入了回復記憶藥,讓齊格菲(SiegFried) 談著談著就回憶起和布琳希德(Brunnhilde)成婚之事,使昆達(Gunther)震驚。

此時兩隻烏鴉飛過齊格菲(SiegFried)頭上,哈根(Hagen)藉機問他是否聽得懂烏鴉之語,當齊格菲(SiegFried) 抬頭看烏鴉時,哈根(Hagen)大叫:「烏鴉建議我復仇!」,然後用矛刺進齊格菲(SiegFried)背部,齊格菲(SiegFried) 反擊無力,倒在自己的盾上,哈根(Hagen)向大家解釋這是懲罰他的背信後,便走入森林消失了。

齊格菲(SiegFried) 垂死說出告別布琳希德(Brunnhilde)的話後便死去,眾人抬著這位英雄的遺體向城堡前進著。

眾人回來告訴古魯特娜(Gutrune) 齊格菲(SiegFried)被野豬殺死,古魯特娜(Gutrune) 指責昆達(Gunther)殺了他,昆達(Gunther)則告訴她是哈根(Hagen)殺的。哈根(Hagen)坦承不煒,說是懲罰背信之人,並要拔下 齊格菲(SiegFried) 的指環。

昆達(Gunther)警告他不許動古魯特娜(Gutrune)的繼承物,拔劍逼他決鬥,但被哈根(Hagen)一劍輕易殺死。

當他要拿取指環時,已死的齊格菲(SiegFried)居然將手舉起阻止了他,而此時已知道一切的布琳希德(Brunnhilde)踏著莊嚴的步伐出現, 指責古魯特娜(Gutrune)和哈根(Hagen),並指揮眾人將齊格菲(SiegFried)的遺體火化,並拔下指環,歌頌著齊格菲 (SiegFried)的英勇、信義與愛情。

布琳希德(Brunnhilde) 對著佛旦(Wotan,Odin)的使者-烏鴉說眾神之末日到了,烈火將延燒到天上的英靈殿(Valhalla),火燄將使指環潔淨,回到萊茵的少女手中。說完就隨著天馬-格拉屆(Grane)投入火中。

燃燒的火燄突然被高漲的萊茵河水淹沒,哈根(Hagen)想奪取指環,被萊茵的少女拖入水中溺死了。萊茵少女因拿回指環而歡呼,不久水就退了。而火燄則燒 毀了季比希家,也延燒至天上,眾神群集在英靈殿(Valhalla)中,卻被火燄圍住,無法脫逃,於是古代日爾曼的眾神就在火燄中消失了。

劇終...


*************************************

http://www.phy.ncu.edu.tw/dcc/Philharmonic/m10WagnerRing.htm

華格納之「指環」連環劇Wagner’s “Ring” cycle


全名:Der Ring des Nibelungen, Ein Bühnenfestspiel für drei Tage und einen Vorabend
「尼布龍的指環」,為三日及一前夜之節慶而作之戲劇
 
華格納(Richard Wagner, 1813-83)是公認的浪漫音樂的集大成者。
他的「指環」(“Ring” Cycle, 1848-76, first complete performance, 1876, Bayreuth),不但是空前絕後的最巨幅的音樂作品(全長超過十五小時),也是浪漫音樂的極品之一。對他而言,作為一個貝多芬的信徒,音樂絕不是一種「休閒」活動,而是一種提昇人類性靈的「不朽之盛業」。而且,音樂不但不可以脫離文字而獨立,並且要與文字緊密結合。故他從來不作所謂純音樂,8 2交響曲、協奏曲等;除了一些小品外,他的作品全是「樂劇」(都是他自己作的詞)。他生前寫了很多文章,宣揚他自己的獨家觀點;不但在音樂、戲劇上,他自有一套,對天下所有事(政治、道德、哲學)他都有意見。但以後世的評價來看,他最大的成就與影響力,還是在音樂,特別是管弦樂。

通常欣賞「指環」的第一步C便是其管弦樂。「指環」音樂中最暢銷的,也是其管弦樂選曲。華格納有「管弦樂魔術師」之稱,在這些段落中,其魔力發揮到極致。對愛好堂皇雄偉的管弦樂者而言,這也是最令人過癮的音樂之一。管弦樂選曲的CD版本雖多,內容大同小異,長度大約在四十分至一小時。Szell/Sony, Stokowski/Decca
都不錯。Maazel/Telarc之Ring without words剪輯全劇,以管弦樂連續演出,別具一格,約七十分鐘。祗聽管弦樂選曲,甚至不必理會其描寫的是什麼。進一步欣賞全套「指環」,當然要知道劇情。(見後故事大綱」。)全套「指環」的CD也有多種,Solti/Decca雖已超過四十年(1958-66),但其卡司、製作與錄音至今尚是一絕。(製作人
John Culshaw以此造成錄音革命。)DVD的優點在可看演出,又有字幕,但選擇甚少。市售只有Boulez/Philips一種。此為1976年,拜魯特「指環」首演百年紀念演出之錄影。製作人P. Chereau將佈景、服裝製作成十九世紀
的式樣,雖然有其道理(見下),但與華格納的原始設計(古代北歐Viking式樣,「指環」故事原本北歐神話),相去甚遠。=E 2─CD沒有影像,想像空間大,也有其長處。──這套DVD一般的評價,以「演」最好,演員投入,肢体動作大,把很多冗長的段落都演活了。音樂的唱、奏,雖也是上乘,未能如Solti/Decca之令人叫絕。舞台設計、服裝則有人罵(Wotan西裝革履,提支長矛,有點不倫不類),也有人讚不絕口(表現出此劇之「含意」)。

華格納最愛發表自己的想法,卻不談自己的歌劇A「含意」。一方面,他認為他自作的唱詞已夠清楚了,另一方面,也留下藝術品多重解釋的餘地。後人對「指環」的解釋甚多,大致上都同意這是一部政治味很濃的歌劇:指環代表支配世界的權力。有野心的人為爭權,不擇手段。留下的後患,祗有靠「愛的救贖」(Redemption through Love,這是華格納的一再使用的主題)。

當然,少不了有更細密的解讀。例如,此劇是工業革命以後歐洲貴族沒落之預言:貴族(神族)有高貴的氣質,也有法律/制度(以Wotan的長矛為象徵)、武力(劍)與知識(Erda與其女兒)的支持;並與地主/農業(巨人族)盟約,建立政權(Valhalla)。但新興的資本主義/工業(Alberich),不顧一切地掠奪自然資源(萊茵的黃金),剝削勞動者(侏儒族),操控經濟大權(指環),威脅了舊秩序。貴族巧取豪奪,壓制新興勢力,也種下惡因(毒咒)。經濟落在保守的地主之手,只求自保(巨龍),而資本主義仍蠢蠢欲動。貴族為保政權,打破体制的革新(Wälsung),F到体制內(Fricka)的牽制,無法成功。於是便出現了有理想(Brünhilde)的熱血革命者(Siegfried)(蕭伯納說是共產黨)。但革命者小有所成,便忘了理想(吃了迷葯)。最後的結局,一切付諸一炬,則可能受到叔本華悲觀哲學的影響。(華格納第一稿比較樂觀。)──這種解釋或就是Chereau佈景與服裝的來由。

回到音樂:華格納使用音樂短句來象徵事物、情感等,所謂「指標樂句」(德文leitmotive,英文leading motive)很有名。用的最,結構最龐大的,自然又是「指環」。但是這種「指標樂句」,說法也不止一種。英國音樂學者Deryck Cooke,配合Solti/Decca的錄音,出了一套解說(有CD版,一套2張),對愛樂者而言,頗為方便。其中Cooke的說明,自是英文。他的口齒清楚,英文程度較好的,聽懂不難。在LP(黑碟)版中,附有說明的全文(CD版只附有樂例)。──我的建議:對全劇的音樂相當熟悉後,如果有興趣,再來研究「指標樂句」。回頭再聽全劇,會更有味道。


**************************************


Wotan Odin 奥丁

http://www.hudong.com/wiki/%E5%A5%A5%E4%B8%81

Wotan.jpg

奥丁(古诺斯语:Óðinn,德语:Wotan,古英语/盎格鲁-撒克逊语:Wōden,阿勒曼尼语:Wuoden,伦巴底语:Gotan或Odan,法罗语:Ouvin,古高地德语:Wuotan(意为“狂暴者”),亦翻作欧丁)。

奥丁是阿萨神族(Aesir)的主神,传说为五十岁左右,身材高大,失去一目,头戴宽边帽,冰冷又严肃的人物。

星期三被认为是奥丁的日子,在南方如日耳曼地区祂的名字念成Wotan。风(Wind)、木(Wood)都和祂的名字有关。

奥丁-奥丁的能力和称呼

北欧神话中的“战神”、“战争之神”、“胜利之神”、“军队指挥者”。所以战争也被称作“奥丁的愤怒”、“暴风雨”,剑则被称为“奥丁之火”。


独眼的奥丁,这幅来自冰岛的图画绘于18世纪

右手持“奥丁之火”和左手持“永琱枪”(Gungnir)的奥丁,也是“风暴之神”、“矛主”。日耳曼人相信,奥丁会领着亡灵在天风飞翔,所以暴风就是奥丁带来的死亡之风。而当奥丁挥舞手中的枪时,在人们眼里看到的就是闪电。他也有几个和风有关的名字:“漂泊者”、“吵闹的男人”、“远行的人”。
他很少参加战斗,却是战略家,利用计谋战胜敌人。奥丁常因为一己之好,随意的给予战争某一方胜利,即使是原先支持的一方,也随时会被他抛弃而战败。一说法是奥丁会让伟大的战士死亡,让战士的灵魂进入英灵殿,这是为了替诸神的黄昏培养强大的兵力。
由于他有引导死亡灵魂的能力,所以也是“死者之神”、“选战士的人”、“亡灵之王”,帮助他在战场中接引亡魂的就是奥丁的俾女──女武神;日耳曼人也称他是“粗野的猎人”、“疯狂的军人”;他同弗蕾亚(Freyja)分享那些最勇敢的英灵。
为了获得知识,奥丁曾以一只眼睛换得喝一口智慧之泉的泉水,所以他也是“知识之神”。由于独眼,所以又被称为“独眼龙”、“单眼的男人”,为了遮蔽他的独眼,他会戴上一顶宽边的帽子,所以也有“戴着宽边帽的男人”称呼。
另外,他也曾倒吊在世界之树上,以矛刺伤自己,进而发现了卢恩字母。所以也有“吊神”、“绞刑台之王”的称呼。
他用计偷喝了以人类“库瓦希尔”——诸神创造出来的智者——的血酿成的蜂蜜酒,而成为“诗歌之神”。世界因此产生歌唱、语言等行为。
他也擅长法术和化身术,也有人说他是偷学自华纳神族派遣来的人质弗蕾亚(Freya)女神。但由于故事中常可见他施展法术,所以也是“法术之父”、“千面神”、“老迈的法术家”。
由于众神大多出于祂,又称为“众神之父”(Allfather/Aldafodur/Alfodur)。

奥丁-奥丁的宝物

剑:“奥丁之火”:奥丁右手所持有的宝剑。
长枪:永琱枪(Gungnir):奥丁左手所持有的长枪,又称昆古尼尔,当奥丁掷出时,会发出划越空际的亮光,地上的人称之为“闪电”,这支枪投出后必定命中。这枪是神圣的,一旦对着此枪发誓,便不能再反悔。
指环:德罗普尼尔(‎Droupnir):财富的象征,这指环每隔九天便会自行复制一个出来。
八脚马:斯莱布尼尔(Sleipnir):奥丁的座骑,毛白胜雪,有八只脚,是神骏的天马。
乌鸦:奥丁双肩上栖息着两只乌鸦,分别是代表“思维”的福金(Hugin)及代表“记忆”的雾尼(Munin),祂们是奥丁的眼线,会将每日所见的物向主人报告,当别的神祇饮宴时,奥丁便思索“思维”和“记忆”告诉祂的话。
狼:分别是代表贪欲的基利(Geri)及代表饥饿的库力奇(Freki)。
金宫:(Gladsheim):其宫殿被称作“金宫”。

奥丁-奥丁和卢恩(Runes)文字

奥丁是知识的神,他对追求知识有很强的欲望。相传,他曾经倒吊在世界之树上九天九夜,《贤者之歌》中记到:“九夜吊在狂风飘摇的树上,身受长矛刺伤; 我被当作奥丁的祭品,自己献祭给自己,在无人知晓的大树上!没有面包充饥,没有滴水解渴。我往下看,拾取卢恩文字,边拾边喊,由树上掉落。”
于是,奥丁取得卢恩(Runes)的智慧。卢恩(Runes)是一种咒文,只要将它刻在木、石、金属甚或任何材料上,就能得到无穷的威力。奥丁取得了卢恩文字的奥秘,由诺伦三女神(Norns)把这种文字记载的命运,刻在黄金宝盾上。
由于奥丁曾经受倒吊之苦,因此吊刑在北欧人的法律中是非常重刑。在塔罗牌中有一张称为“倒吊男”的,即是取此象征。在西方犯人被绞刑,称之为骑马,即奥丁被倒吊在树上,所以世界之树的意思也就是“奥丁之马”。

奥丁-奥丁和人类

奥丁本身也喜欢伪装成人类的形体,漫游在尘世间,祂有多种乔装方式,如果是要带来战争,祂便戴着鹰盔;如果是和平,祂就身着黑斗蓬,戴着阔边帽子来遮掩独眼。
好武的北欧战士认为战争时如果能蒙奥丁庇佑,便能够得到一股拥有熊之精神、狼之勇猛的力量,即“Berserker rage”,而在战场上所向披靡,成为“狂战士”(Berserker)或翻为“巴萨卡”。在战场上,他们不穿甲冑,常身披熊皮或狼皮,不持武器,以狂暴之姿冲锋陷阵,可以徒手杀死敌人,把敌人的喉咙咬破,自己却丝毫不会受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