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infzm.com/content/67335

http://www.infzm.com/content/68503

【摄影】阿里行

作者: 文/图:秋宇 2012-01-10 11:07:02 来源:infzm.com

【摄影】阿里行10

秋宇/图

 

如果说,高原上的湖水,是落在地球上的一滴滴眼泪;

那么说,你晶莹的眼泪,是挂在我心里的一泓泓湖水。

文布南的晨曦

从阿里回来,已经有两个多星期的时间,路途上的点点滴滴,不断地浮现在自己的眼前。是啊,阿里的行程太难忘了,那些缺氧缺水缺电的日子,那些只有雪山、湖泊、草甸和羊群的纯自然景观,那些日夜相伴的11个驴友,那些身体上的不适、恶劣条件下人与人之间的冲突、谅解和团结……所有的这些,使得这17天的旅程,拥有了前所未有的感受和体验,时时刻刻都冲击着自己的习惯和心灵。

日落下的经幡。

有人说,阿里的风景在路上,对于这点我严重同意。也许,由于行程的安排,我们在路上只能在太阳直射的硬硬的光线下欣赏和拍摄路上的风光,又或者来不及细细思考而匆匆忙忙地按下快门,但阿里那八千里的路程,相对于其他有名景点的大同小异,这一路上依然有着无数的惊喜等待我们去偶遇、去发现。

奔跑中的野驴 。当超出安全距离的时候,野驴就会开始奔跑,而且要超过车辆的速度,从车前的马路掠过。

倒影

有时候,用眼睛去享受比用镜头去记录更有优势。当我站在神山和鬼湖边,蓝天、白云、阳光、神山和鬼湖,实在是太大太美,让我无法用镜头去记录眼睛之所见,后来干脆支着脚架,坐在湖边,抽烟发呆,享受着阿里暖暖的阳光和微微的湖风……以前曾有朋友说过,我出行的时候太关注拍照了,这样会忽略其他的感受,我听后不以为然,而这次湖边肆意的发呆,让我真正体会到了,出行的目的,不能单纯追求镜头定格下来的图片,若能忘记拍照,会得到不一样的体验。

阿里行很深的一个感受,就是高原的广袤与辽阔。

卡腊真木的晨曦

仁多到文本南村路上 ,雪山下的帐篷。

日喀则,收割青稞的老太太。

经常我们的车子开了半天,才能看到大湖边一个孤零零的村庄、草原上一座孤零零的房子、路边孤零零站着的一个人、雪山下孤零零的一群羊……放眼四周,他们仿佛是这片天地的唯一生物。在这么严峻的环境中,他们是怎么生存的呢, 远离群体的孤独是不是常常会侵袭到他们的内心,而我们这些高原的过客, 从城市的繁嚣迢迢而来, 跋涉千里,我们寻求的又是什么,我们又能找到什么?

文布南村小朋友。快乐与希望,就在迎望牛角上经幡的一瞬间,毫无保留地记录在镜头中。

星空,吉乌寺。也许是因为鬼湖边推车的疲惫,使我在那个晚上有了第一个充足的睡眠,也才有力量早起,拍摄这张星空。

被称之为“万山之祖”的阿里地区,位于青藏高原北部羌塘高原核心地带,不仅有喜马拉雅山脉、冈底斯山脉等山脉相聚,还是雅鲁藏布江、印度河、琲e的发源地。故又称为“百川之源”。(来源:百度百科)

 

作者: 文/图:秋宇 2012-02-03 11:19:22 来源:infzm.com

【摄影】阿里行(2)_3

羊湖。第一次看到羊湖,其牛奶般的湖水,让人着迷。

 

雪山:只有你,见惯我千般变换的摸样。朝阳里绚烂,薄云后清冷,都揉碎在你的清波里。荡漾... ...

湖泊:只有你,守望我一成不变的梦想。风过的伤痕,云涌的悸动,都化解在你的消融里。流淌... ...

阿里八千里路程走过却始终行走在雪山的目光里、走在湖泊的亮影中。我没有如藏人一般虔诚地匍匐跪拜,心底却一直默默诵读歌咏的诗句。也许我无法记取雪山和湖泊所有的雄姿美态,但这些图片终是内心不灭的记忆,给自己,给你……

早晨,纳木错

无名措

地热河流与吉乌寺

这次在阿里,我主要用的镜头是28-300mm。大变焦使拍摄变得容易,因为阿里地方大且地势高,没有那么多时间和体力通过自己的两条腿来变焦。但回到拉萨以后,尤其是在以前拍过的布宫和大昭寺,容易拍摄的大变焦却让自己感到无从下手,更无法突破自己以前的拍摄。所以,此行最后一天,当驴友提出拍摄布宫晨曦,我几乎就没有早起拍摄的欲望,后来拿了35mm的定焦去应付。没有了大变焦的便利,一开始确实让自己感到很不习惯,不过后来慢慢平静下来,反而有了一些感觉——有时候,条件的局限,反而让人更能突破过往的惯性。

风马经幡,纳木错,念青唐古拉

冰瀑般的雪山下的羊群

近年来交通越来越发达,连阿里都通了柏油公路,很多原本难得一见的风光,渐渐变得唾手可得。有朋友说,这年头,只要是通了公路的地方,都被人拍滥了。这是事实。那么,原本奇特的风景和风情,是不是就因为无数次出现在媒体传播中而失去了它的奇特性,我们的拍摄热情是不是就因此被打消?

可能人都有猎奇的天性吧,这也使我们往往会忽略身边的风景,但,摄影是猎奇吗?浮光掠影般的猎奇拍摄,带来的只是短暂的激动和兴奋,照片却很难有琱[的价值。想到自己从一开始见到雪山和湖泊就疯狂拍摄,到后面渐渐审美疲劳,无动于衷,甚至到后来从纳木错回拉萨的路上,连相机都懒得拿出来(当然还有其他一些 原因)。这也让我明白,拍摄不能用猎奇的心态,也不能用走马观花的方式,要花时间来沉淀才有可能拍出如酒般醇香的作品……

岗仁波齐,塔钦转山入口

飞机上看到的冰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