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让世界知道新疆

 19世纪后期到20世纪中期,新疆从默默无闻忽
然变得令世人瞩目。一个个沙漠古国被发现,早已湮没无闻的丝绸之路重新受到关注。这一阶段新疆的探险发现大都与普尔热瓦尔斯基和后来者斯文.赫定、斯坦因有关。这三个人的接力探险,长达六七十年。他们的共同点是兴趣广泛、学识渊博、对新疆充满好奇,更巧合的他们都是终身未婚,这也许是真正的探险家要付出的代价。尽管对他们有着各种历史评价,但他们的探险把新疆从幽暗的背景推向了历史的前台。


  今天,一般已经不大知道普尔热瓦尔斯基其人了。也许在生物学界他更知名,世上惟一一种野马就以他的名字命名;除野马,新疆特有的野生动物野骆驼、新疆虎,也都因他始为人们所知。不仅如此,他与中国西部探险考察热的兴起有着密切关系。

============================

  普尔热瓦尔斯基 Nikolai Mikhaylovich Przhevalsky(Никола́й Миха́йлович Пржева́льский 1839-1888)。从1870年开始他一生中4次到中国西部的探险,初衷是为了抵达西藏的拉萨,然而始终未能实现这个愿望。但是,他却在新疆走完了前无古人的路程。他的兴趣主要在记录动植物和地理考察。除“罗布泊位置之争”,目前新疆的“三道山夹两个盆地”(阿尔泰山、天山、阿尔金山-昆仑山,准噶尔盆地、塔里木盆地)的地理结构,最初就是由他标注在中亚地图上的。

  探险生涯之中,普尔热瓦尔斯基很少关心当地的人文情况,这就是他与瑞典探险家斯文.赫定的主要区别。

xj.jpgxj.jpgxj.jpg



  野骆驼并非由普尔热瓦尔斯基发现。中国西部自古就是野骆驼的栖息地,但初次陈列在博物馆里的野骆驼标本,则是他搜集到的。1876—1877年冬天,他离开罗布荒原前往阿尔金山,目标主要就是观察野骆驼,期望获得至少一具完好的标本。在给俄国皇家地理学会的报告中,他说:“很久以来一直使所有博物学家甚感兴趣的野骆驼和野马问题,即将得到解决。”的确,他是第一个捕获了活着的野马的人,他雇了一队当地最剽悍的骑手埋伏在红柳灌丛,一旦发现野马群中出现初生未久的马驹,就用接力方式骑马狂追,直到将刚刚能趔趔趄趄奔跑的马驹累垮。与野马相比,在野骆驼方面他的运气不好。40天里,他们在阿尔金山奔波了 500俄里,仅见到一峰野骆驼,但没等他回过神来,它已经消失在地平线下。只这一瞥他便明白了,在西部荒原没有活捉野骆驼的可能。返回罗布泊岸边,他悬赏 100卢布,征集一公一母两峰完好的野骆驼皮。这是市价的4倍。1877年3月10日,两个罗布猎人从阿尔金山的阿奇克谷地猎取了两峰野骆驼,其中那峰母骆驼正怀着孕,如果不是被打死了,将在一两天后分娩。这样普尔热瓦尔斯基幸运地得到了3个标本,其中包括那峰未产的幼驼。一般都知道,是普尔热瓦尔斯基 1876—1877年的考察,挑起了关于罗布泊位置的论争,而普尔热瓦尔斯基与斯文.赫定是正、反双方的代表。关于野骆驼是不是新的物种的论争也是因他而起。获得标本之后,他坚持认为,就像野马与马一样,野骆驼与骆驼从来不是同种动物。除了普尔热瓦尔斯基,其他的探险家—斯文.赫定、亨廷顿等—都认为,所谓的野骆驼,实际就是逃逸到野外的家畜骆驼。因此野骆驼极为惧怕(或说厌恶)人类。但这次斯文.赫定们错了。2000年的一大新闻就是,联合国的一个组织对一具野骆驼遗骸作的 DNA检测证明,它与家畜骆驼确实是两种不同的动物。而这具遗骸与普尔热瓦尔斯基的3个标本,都得自同一区域。

  1879年第3次中亚考察,普尔热瓦尔斯基穿越了哈密与敦煌之间的戈壁。
  1888年8月5日普尔热瓦尔斯基于故乡首途,开始他第5次中亚探险。

  10月16日在抵达吉尔吉斯斯坦首府比什凯克时,他意外感染了伤寒。当时,伤寒是中亚的“地方病”,他本以为自己早已经有了免疫能力,但一杯没烧开的水,竟击倒了这个渐呈老态的探险家。11月1日,在伊塞克湖畔以东的小城喀拉库勒,普尔热瓦尔斯基因持续高烧一病不起。他口述了遗言:“死后,将我埋藏在伊塞克湖岸边湖水飞溅不到的地方,墓碑只写‘探险家普尔热瓦尔斯基’几个简单的字就成了。但装敛时一定给我换上在探险时经常穿的衣服。”普尔热瓦尔斯基死后,沙皇钦命将喀拉库勒改名为“普尔热瓦尔斯克”。从沙俄、苏联,到今天的俄罗斯联邦,地名改来改去,但普尔热瓦尔斯克却从未再改变。1957年苏联政府在这里建立了普尔热瓦尔斯基博物馆。他的后继者斯文.赫定等,都曾特意来此为这个长眠在天山之湖湖畔的听涛人扫墓。

  无可否认,普尔热瓦尔斯基的中亚探险受到殖民主义的影响——那是在18世纪的七八十年代,探险途中,普尔热瓦斯基起了不少地名填补地图空白:探险家湖、俄罗斯人湖、莫斯科山、马可波罗山……,这些地名没有一个被后人认可。斯文.赫定则截然不同,他一般只是将原有的名字登录在地图上,比方喀拉墩、丹丹乌里克,冈底斯山、喜马拉雅山等等。斯文.赫定使用的名字一直流传至今。

============================

  斯文.赫定 Sven Hedin(1865 -1952)出生在斯德哥尔摩。自幼迷恋探险书籍,那时正是19世纪世界地理大发现的高潮。他最崇拜的对象,是法国探险小说作家儒勒.凡尔纳Jules Verne,他还为儒勒.凡尔纳《海底两万里》、《格兰特的儿女》画过插图。但儒勒.凡尔纳是个纸上谈兵的高手,一生最不愿意出门旅行。第二个崇拜对象则是普尔热瓦尔斯,正是这个俄国人把他最终引向了干旱、荒凉的中亚。

  1894年春天,斯文.赫定越过帕米尔高原到达塔里木的政教中心喀什噶尔。4年前他也来过喀什噶尔,但这次他没有匆匆离去。当时喀什噶尔外国人社交界正在筹备救援一个据说在昆仑山中遇难的法国探险队,赫定决定参与其事。另一个原因,是赫定攀登“冰山之父”——慕士塔格峰因雪崩雪盲一再失败,但他并不甘心。还有一个鲜为人知的个人感情上的原因:赫定正处在失恋的痛苦之中,他想尽可能地远离没有接受自己求爱的瑞典姑娘。他就是在这样的状况下提前进入了自己的位置。

  1895年2月17日,还有两天过30岁生日的斯文.赫定迫不及待地离开了喀什噶尔,走向塔克拉玛干大沙漠。西域探险史的序幕——斯文.赫定的“生死大漠”——就这样开始了。事实证明,这次需要救援、而又得不到救援的,却正是赫定自己!

  1895年4月10日这一天,曾长久留在了麦盖提地方的拉吉里克村村民的记忆之中。清晨,赫定的驼队离开村长托克塔霍加的大院落。全村男女老少都来围观。

  “他们再也不会回来了!”一个老人大声预言。

  “负载太重!骆驼迈不动步子啊!”另一个人冲驼夫们叫道。

  长住在村里放高利贷的印度籍商人将一把把铜币抛洒到空中,任孩子们争抢,并高喊:“一路顺风!一——路——顺——风——”上百人追随驼队走了很长一段路……

  如同海市蜃楼般的“沙埋古城”的传说,几百年来就已经在喀什噶尔、拉吉里克、玛拉巴什、叶尔羌……,在塔克拉玛干大沙漠边缘绿洲的居民中传播不息,而且一个比一个神奇,一个比一个逼真。要想弄清,就只有亲自到沙漠死界中去看看!赫定正是这样做的。

xj.jpg

  以后的事实证明,精良装备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赫定有8峰骆驼、两条狗、3只羊、1只公鸡和10只母鸡,有够一行食用三四个月的粮食,全套皮大衣、冬装,以及足够装备一个警卫班的3支长枪、6支短枪,当然还有从气温表到测高仪等一应科学仪器……。可是,他惟独没有带上足够的饮水!

  在穿越叶尔羌河与和田河之间的广袤沙漠时,不但从未遇到传说中的古城,反而折戟沉沙,几乎葬送了整个探险队!他低估了沙漠的威力,高估了自己的运气。几天之后,他就发现由于一个驼夫的疏忽,所带的水已经用光。在此后的行程中,他们喝过人尿、骆驼尿、羊血,一切带水分的罐头与药品也是甘露,最后,不得不杀鸡止渴,可割掉头,母鸡的血已经成了凝固的“玛瑙”。是和田河可望而不可及的河岸林带,赋予了他超常的毅力。当赫定最终挣扎着来到和田河时,他才发现那实际上是个季节河。初夏的这一段河道干涸无水。这个意外使他几乎崩溃在干河的岸边。1989年,我们在塔克拉玛干大沙漠的纵深处路经了一道壮阔的干河,河边一具枯骨引起争论:他是谁?为什么会死在这个地方?当时我推断,那是在沙漠中穿行的干渴已极人,他认定在这里能够喝上水,由顽强求生意志支撑,挣扎着来到河边却发现河床滴水全无,就彻底垮在了河岸。——这也是1895年夏天赫定在和田河边体验过的吧。但幸运的是,那是一个月圆之夜,他意外发现干河对岸水波在折射月光。是幻觉?是濒死的痴迷?来到跟前他还不敢相信自己已经得救,直到像牛羊一样真的“饮”到了水。那是和田河中游的一处水潭,全靠旺盛的泉水才保持在枯水期也不干涸。这就是著名的“天赐的水池”。此后,探险家斯坦因、瑞典科学家安博特都找到过这个水潭,1992年我们在水潭里汲取了泉水,并带到了瑞典。

  赫定以丧失了全部骆驼、牺牲了两个驼夫、放弃了绝大部分辎重的代价,获救于和田河。从此塔克拉玛干沙漠有了一个别名“死亡之海”。赫定则从灭顶之灾中获取了受用终生的教益。他遗失了两架相机和1800张底片。此后的探险途中,他用画铅笔速写代替照相,结果,这个“灾难”却造就了一个极具个人特点的画家。他一生留下了5000多幅画。他因缺水而“败走麦城”,结果此后40年探险生涯他牢牢记取这个教训,他的一大发明就是选择冬天,携带冰块进入沙漠。塔里木的水往往含有盐碱,容易变质,而且不利于健康。然而冰就可以克服上述弊病。在无边沙漠夺路而走,却将他引导到了一处处重要古城遗址:丹丹乌里克、喀拉墩、玛扎塔格戍堡……,直到发现楼兰古城。

  1896年1月,赫定在塔瓦库勒装备了驼队,他马上向东穿越沙海。这一路虽然是行进在塔克拉玛干的腹心地带,但比起上一年在和田河西岸的经历,简直就是春日的郊游。到第5天,前方出现了大面积的死树,有些死树株距均等,无疑是人工种植的。1 月23日黄昏,驼队来到一片废墟。那儿久无生机,死树枝全脆得像玻璃,踩在脚下如履薄冰。但整个遗址气势恢宏,建筑规格不同寻常。这,就是当地人所谓的丹丹乌里克——象牙房子。人们甚至对赫定说,“塔克拉玛干”这个名字,具体指的就是此地。这个远离近代绿洲带的往古飞地,曾是古国于阗的重镇。面对沉静的遗址,赫定的第一联想就是欧洲古老的传说《睡美人》,而自己马上将要破解巫师恶意的魔咒,唤醒沉睡千年的公主。丹丹乌里克是第一个由探险家发现的沙埋古城。后来,斯坦因、特林克勒等在这儿都作过发掘,所获颇丰。它的存在至少证实,千年之前塔里木的沙漠绿洲格局与今天迥然不同。

  丹丹乌里克的发现是个里程碑,从此,重新“发现”新疆的精彩纷呈的“连续剧”就算是拉开了序幕。以后,赫定还探访了通古孜巴斯特的原始村落;初次由南向北纵穿了塔克拉玛干大沙漠,证实了野骆驼乐园的存在;抵达了罗布荒原,使“罗布泊位置”这个“世纪之争”迈出了一大步。正是通过这些坎坷曲折的探险发现,世人才确认,在风沙肆虐的塔里木,在“生命的禁区”塔克拉玛干,有着高度发达的、神秘难解的古代文明潜藏。今天的黄沙、白碛,古道、荒村,是人类文明“退潮”之后的海滩。发现西部,发现新疆,这个令人振奋、使人沉思、开阔人们眼界心境的辉煌历史过程开始了

============================

  英国考古探险家马克.奥利尔.斯坦因 Marc Aurel Stein(1862 -1943),出生在布达佩斯 Budapest。1888年,他前往英属印度的教育部门任职。从他到达印度起,喜马拉雅山脉的那一面就不断传来发现古老文明遗迹的惊人消息,特别是斯文.赫定1895-1896年穿越中亚的戏剧性经过和重要发现,使他似乎感受到了山的那面沉睡的古老文明在苏醒。他已经不能安心于本职工作。1900年5 月,利用一年的假期,他终于步赫定后尘亲自前往塔里木

xj.jpg xj.jpg

 有意思的是,斯坦因总是有意无意地与先行者赫定竞赛。听说赫定于1899年又自斯德哥尔摩启程去新疆了,斯坦因提前了行期,要抢在赫定之前到达和田,他认定和田与印度有深远的历史因缘。进入新疆,他首先去攀登“冰山之父”慕士塔格,抵达了6100米的营地时,他同样未能再高攀一步。

  斯坦因并不讳言,他是手持斯文.赫定的地图进入和田的。在和田市,他为真假难辨的文物贩子包围。等“突出重围”真正进入了沙漠,就是另一种境界了。同样由塔瓦库勒村的向导引导他前往丹丹乌里克。他是第一个挖掘了丹丹乌里克的人。在这“沙埋庞培”的一个唐朝寺院,他找到几幅珍贵的木板画:“鼠王传说”、 “东国公主传来蚕种”、“龙女出嫁”,表现的竟是唐僧玄奘在《大唐西域记》中记述过的当地的古老传说。

  1901年1月初。赫定即将回到罗布荒原寻找去年暂露头角的楼兰文明,斯坦因则沿古道来到了丝路旧驿尼雅(即今民丰)。

  尼雅是个来历久长的地名,含义据说是“遥远的地方”。即便就丝绸之路而言,它也够遥远的了。在尼雅,人们并不关心什么古城、古物一类的消息。斯坦因派驼夫哈桑找当地人了解情况。哈桑拿回了两块写了东西的木板。见到木板,斯坦因的第一感觉是要处罚哈桑:他在巴扎上闲逛了一整天,竟然以这个无用之物来敷衍塞责。但只是大略看了看,斯坦因立即目瞪口呆。多亏他在印度工作过10几年,对印度古史颇有研究。他认出那木板上写的蝌蚪般的字迹与公元前后的贵霜王朝的文字十分相像。光是它能在这天之一隅出现,就已经是奇迹了。这些字他并不认识——当时世界上还没有一个人能识读,但那无疑是惊世发现。他立即与哈桑回到巴扎,送给哈桑木板的是不识字的农夫,木板他是在从尼雅绿洲前往大玛扎的路上拾到的。而这“大玛扎”是尼雅仅有的名胜,全名叫“伊玛姆扎法萨迪克玛扎”,因为据说那儿是一个圣者的陵墓,所以历来以朝拜“大玛扎”为荣,秋冬之际,那条路上来自塔里木各绿洲的居民相望于道。要找出是谁在一两个月前将两块无用的木板扔在了路旁,想必比大海捞针容易不了多少。赫定功成名就之后,一次记者问他,作为探险家应该有哪些素质?赫定说了一些众所周知的内容,然后补充道:还要有天使般的耐心。斯坦因有他的缺点,可正好不缺乏耐心。他日复一日,不厌其烦,在尼雅向遇到的每一个人询问:谁见过这两块木板?谁知道它们的来历?——就如同《悲惨世界》中那个敬业的侦探沙威。就这样,他竟然找到了两块木板的主人,年轻的打馕人伊布拉音。伊布拉音不太情愿地告诉斯坦因:上一年秋天,他在沙漠穿行,路经了一个遗址。但遗址没有传说之中的金银财宝,只是遍布废墟,到处是这种写了字的木板。他随手拿了几块给他的孩子当玩具。路上嫌重,就扔了两块。伊布拉音所言不虚,3天之后——1901年1月28日——斯坦因来到有木板的遗址,竟找到了整整一个楼兰王国时期的档案库。还发现了世界上最早的一把椅子,最古老的一具木桥。这里,就是著名的楼兰王国尼雅遗址,木板上写的文字,就是“死亡”已经10几个世纪的楼兰国官方文字佉卢文。通过破译这种文字,楼兰王国的秘史便呈现在了人们面前。

  斯坦因是第一个来到尼雅遗址的考古家,他对尼雅的第一感觉,就是如同来到海难的现场。枯死的古树是沉船的桅樯,院落人家是遇难者逃离后的在海面漂流的失控船只。他曾自问:除了尼雅,在什么地方你能漫步在至少17个世纪之前的人们精心种植的林荫道之上?路经一处处果园、一个个院落时,面对荆门半掩的民居,他恍若不速之客,竟担心突然会有人推门而出,责问:你来自何方?有何贵干?

  斯坦因最后一次前往中国新疆,是在1930年。在长达30年的中国西部考古探险过程中,他为20世纪重新发现西部,起了很好的作用。但也因为将中国文物去充实英印博物馆,受到抨击。他还是敦煌藏经室劫经的始作俑者。20世纪新疆是异彩纷呈的古老文明的再发现时期,这个过程曲折动人,又历尽劫难。然而已经被遗忘的丝绸之路,就这样重新将不同文明结系在了一起,“世界上离开海洋最远的地方”——新疆,就这样走向了世界。

  1943 年,第二次世界大战正在艰苦的相持阶段。大战没有使斯坦因的探险考古热情稍减。在整整40年前,在发现了尼雅遗址之后,他曾力图到阿富汗作一次考察,但喜怒无常的阿富汗国王出于对英国的疑虑,斩钉截铁地否决了他的计划。国王哈比布拉将这个对古道与文明的影响作考古发掘的计划,说成纯属是“一个所谓的博士” 向壁虚拟的“一个毫无益处的”研究课题。时隔40年,他终于获得阿富汗新国王查希尔.沙阿的首肯,得到在尚未为战火波及的阿富汗南方的赫尔曼德河谷工作一个冬天的机会。10月19日,斯坦因乘美国公使的专车从白沙瓦抵达喀布尔,但几天后,82岁高龄的探险家死于感冒。他安葬在喀布尔市郊的外国人公墓。墓碑简朴无华,那块采自兴都库什山麓的岩石镌刻着以下铭文:

  马克.奥利尔.斯坦因
  印度考古调查局成员、学者、探险家兼著作家
  通过极度困难的印度、中国新疆、波斯、伊拉克的旅行,扩展了知识领域。

  这是个低调的墓志铭。没有写上他荣耀的身份——爵士,没有注明他著作等身、获得过足以装备一整座博物馆的中国文物。他希望盖棺能够论定,也许他预感到身后将有争议。和普尔热瓦尔斯基一样,斯坦因也在新的探险即将开始之前辞世。战火连天的岁月,一个孤独老人在朋友的照顾之下死在平静如昔的喀布尔,总比死在地角天涯某个探险营地要好得多。在20世纪70年代还有人到公墓为斯坦因扫墓。但不久阿富汗就陷入长期战乱。那个外国人的公墓曾是塔利班与拉巴尼的卫队争夺的战略要地。玉石俱焚,在所难免。如今,在美国巡航导弹的攻击波中,斯坦因更是无处藏身。
  不管怎么说,普尔热瓦尔斯基、斯文.赫定、斯坦因都是历史人物了,功过得失也成为历史的一部分。而历史总是为了未来一代写的。今天重新提起这段往事,是到了结束历史的旧章节,进入新千年的时刻了。


http://www.xici.net/b278734/d59613381.htm

***********************************************

http://en.wikipedia.org/wiki/Jules_Verne
Jules Verne

********************************************

http://www.beiming.net/bbs/viewthread.php?tid=161695

科幻小说之父 -- 儒勒·凡尔纳

http://www.zhengshe.net/discus/messages/975/975.html?1211610519



%%%%%%%%%%%%%%%%%%%%%%%%%%%%%%%%%%%%%%%%%%%%%%%%

xj.jpgxj.jpgxj.jpg


http://www.xici.net/b278734/d59613381.htm